妈妈说我那太大了

徐洁吓得有点不知所措,多亏了护士长崔倩提醒,叫她赶紧出去叫几个人来,徐洁突然醒悟过来,立刻小跑着出去了。 医生利落地给张远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徐洁看着医生时不时皱起的眉头,内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情况可能是这样的。”医生露出了然于胸的神情,“他这属于伤口感染导致的发烧,他这个情况肯定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他没告诉你吗?” 徐洁感觉到十分内疚,连声说着对不起,把头低下去了。 她想起来陈昊让她好好照顾张远,可自己竟然连这点都没做好。她感到愧对自己的职责。 护士长替她解围,说也是因为她没及时查房才造成的。 医生开了药,徐洁赶紧去配药准备给张远打点滴退烧消炎。 徐洁走出病房,路上内心有点不知怎么说,张远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竟然瞒着自己不说病情。 徐洁终于明白张远为什么闯进休息室,他可能实在忍受不了痛苦才来找她,结果她偏偏出了洋相,等发现是张远,还以为他抱着什么坏心思呢,根本就没想到他是太过难受才来找她。 徐洁觉得有点委屈,其实自己也一直在尽心尽力照顾张远,结果还是发生了这种事,尤其主治医生还说了她几句。明明也不是因为自己粗心,哎,想想觉得有点难受。不过她也理解张远,可能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张远一睁眼,看到徐洁凑在自己眼前,他昏倒前虽然说不出话来,但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他很想提醒徐洁站在她背后的不是小郑,但她说不了话。 这时候一看徐洁和自己靠得很近,张远自己心里先紧张了,蹭一下子从病床上坐起来,无巧不成书,不偏不倚,自己嘴唇一下贴在了徐洁脸上,张远突然愣了一瞬间,随后,张远听到“啪”地一声响。 徐洁也愣在当场,右手顺势挥出,啪一声打了张远一个耳光。两人面面相觑,脸都红透了。 护士长听到声音,又走了进来,问徐洁怎么了。徐洁说没事,刚才房间有只蚊子落在她自己身上,她拍了一巴掌。徐洁怕护士长责怪自己,她反应很快,一只手握着张远的手,一手扶着张远的背,说:“张叔,你快躺下来,我刚给你擦了擦脸,弄了个冰敷降降火退烧,你现在需要静养,好好休息就行。” 张远佩服徐洁的机灵,他知道徐洁肯定是为了不被护士长说叨,也就没说什么,只是积极配合着徐洁。 张远这时候比起刚才,两人身体无形中靠的更近,互相感触着对方的体温,张远闻到徐洁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整个人更加灼热,他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身体有点燥热,一想到不久前徐洁那些……开放的动作,圆润丰满的翘屁股,杨柳细腰,自己配合着那些诱惑的动作,张远甚至有种被电击中的感觉。 徐洁的臀很翘,这是她最引以为傲的身体部位,她甚至在大学期间考虑过去当臀模。 徐洁显然注意到了张远的反应,她现在是进退两难,羞愧难当,她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发生这么尴尬的事了。徐洁清楚地感受到张远脉搏加速,心跳加快,手上在出汗。 护士长崔倩看到徐洁这会儿服务态度良好,做事也一丝不苟,这才放下心来。她让徐洁再细致一点,把张远的床稍微放低一点,这样也方便他下床上床。 徐洁到正面摇床,张远眼睛里看到的是一对被宽松的橙色紫斑点冰丝内衣包裹的美胸,随着徐洁手上动作上下左右颤动着,两只白兔好像已经不甘束缚,呼之欲出。 张远收起心思,之前折腾了太久,有点累了,药效也开始起作用了,很快,张远就睡着了,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下了。 徐洁忙完所有的事,站在休息室洗澡间里,任凭淋浴喷头冲着自己,今天。她又一次碰到了尴尬的情景,这一次自己几乎寸缕未着地站在张远面前,他再次看到了一切。 她正郁闷,微信突然来的视屏电话吓了她一跳,徐洁看了一眼,正是陈昊发来的。她立刻裹了条浴巾,关上门,打开电脑,接通视频。 视频接通,陈昊声音传了过来:“亲爱的,你在干嘛?我不在,你有没有想我呀?” “人家……怎么不想你嘛。你那边很热吗?”徐洁发现陈昊在酒店里光着上半身。 “那可不是嘛,这里外面快四十度了,太热了,实在扛不住。洁儿,你还在医院吗?我张叔怎么样了?”陈昊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张远身上。 “昊哥,我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好不好,我想要你了。”徐洁说着,觉得自己脸上烧的慌。 这几天和张远的接触,让她一直渴望被呵护,心底的那份欲望一直都被刺激着。现在她就想好好放纵一回,和陈昊好好翻云覆雨一番。 “洁儿,我也想要你啊,我会尽快办完这边的事的,咦,洁儿,我……”陈昊犹豫了半晌,还是说了出来,“我想看看洁儿的好身材了。” 徐洁知道他啥意思,就是想她不穿衣服跟他视频。陈昊一直有这种癖好,她一松手,浴巾滑到地上,徐洁那对挺拔高傲的美胸从束缚里蹭地蹦了出来,颤颤巍巍地抖了几下。 陈昊哇了一声,连声夸赞徐洁身材好,过了会,陈昊又想起张远,问:“洁儿,你还没告诉我,我师傅的病咋样了呢。” “本来快好了……谁知道发生了点意外。”徐洁当下把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陈昊,当然略过了最尴尬的休息室那一段,她不想让陈昊知道,免得影响他们的关系。 谁知道她刚说完,陈昊一下变了脸,生气了,在视频里就开始对她发火:“你告诉我,我走之前怎么跟你说的?给你三番五次说好好照顾张叔,你呢?都做了啥?还让他发烧发炎?徐洁,你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你平时照顾别的病人都很用心,换到我师傅你就偷懒?你是不是存心跟我做对?真是个没用的女人,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很无能?” 徐洁一脸懵逼,她没想到陈昊竟然因为这事跟她吵架,还在这里喋喋不休地恶语相向。 徐洁顿时感到很委屈,陈昊不理解自己就算了,他竟然还骂自己愚蠢。徐洁本来想骂回去,但她想了想还是算了,两个人不在跟前,吵架可能会让她更难过,局势会更严重。 陈昊手机响了,他接完电话跟徐洁说,客户找他有事,他先下了,陈昊责令让她务必照顾好张远,随后不耐烦地关掉了视频。 徐洁心里空落落的,感觉自己很无奈。她看了看表,时间到了,她该去查房了。 她穿好衣服,心情沉重地走到张远房间,张远醒了,看着她进门,眼睛看她一眼,又低下头。 徐洁想他可能心里过意不去,走过去问他:“张叔,你感觉好点没,我给你淘下毛巾。” 张远低着头说:“徐洁,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了,真的很抱歉,给你带来太多麻烦了。谢谢你。” 徐洁本来心情极差,听到张远这么说,心里好受了一点。 张远此时心里无比煎熬,他现在整个人浑身无力,尿又憋得慌,他其实尝试过自己下床,刚下床发现站都站不住,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嗫嚅道:“徐洁……那个,我……我想去洗手间,你能不能……扶我一下?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了。” 徐洁愣了一下,她脑子里瞬间想起了那次洗手间的事。 这次,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