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武林第一美妇深处

某房间内,灯光昏暗。 沈安在床上难受的翻来覆去,大脑昏昏沉沉,完全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热,浑身都好热,体内的燥热横冲直撞想要冲出体外。 上衣被她扯开,可是还不够,好热,好渴,她的手在半空胡乱摸索着。 男人? 她好像抓住一个男人,她伸手抵住对方的胸膛想要挣脱开来,可是她浑身无力,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手被一只大手强行按下,她感觉男人在啃她,那人越来越过分,他的舌尖侵入到她的口腔,强行拽住她的裙子,用力一拉,衣服破裂的刺啦声刺激到她的神经,她想睁眼,可是眼睛完全不听使唤。 “不要!”沈安哭喊着。 男人完全不理会她的哭诉,发了疯的索取,体内亢奋因子焚烧他的理智,他使劲冲刺,眼里一片猩红…… 清晨。 沈安所在的房门猛力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进来两个人,随着开门声和脚步声,她揉揉眼睛,吃痛的移动了一下身体,入眼的场景吓得她顿时蜷缩成一团。 “妈?” “贱人,我儿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偷人,你对得起他吗。” 偷人? “妈,发生了什么事?” 啪! 一声妈,换来一巴掌,她婆婆气得浑身发抖。 沈安被打懵了。 昨晚她和老公选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楼是餐厅,楼上是套房,他们准备用完晚餐就上楼造小人。 她记得用餐期间,她老公接了一个电话,需要回杂志社一趟,她让他先去忙,于是她一个人慢悠悠的将剩下的红酒喝完。 后来? 后来的事情……她以为那是一个梦。 “妈,你看看她脖子上,老天,我哥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死。”沈安的小姑子指着她的脖子一脸愤怒。 她婆婆伸手扯开被褥,一脸震惊的看过去,“沈安,看看你干的好事,你把我们老沈家的脸丢尽了。” “嫂子,昨晚挺疯狂啊。” “叫什么嫂子,她不配。” “妈,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沈安慌忙的用被褥遮住身体。 “你没有?你身上这些吻痕是狗啃的啊,看着就来气,咱们走。” 母女二人气呼呼的走出房间。 沈安看着婆婆和小姑离开,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没有出轨,昨晚她真不记得了,身上的吻痕,还有某处传来的痛楚,她知道就算现在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楚。 从地上找到衣服穿上,不管如何她得先回家。 邵家。 沈安一进门就看到公公和婆婆坐在客厅里,冷着脸看向她,好像他们是几辈子的仇人一般。 “贱人,你还敢回来。” 婆婆起身来到她面前,抬手就要打她。 “妈,算了。” 她老公邵季元从卧室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季元……” 沈安很想解释,说她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身上那些吻痕铁证如山,她百口莫辩。 “签了这个,马上离开邵家,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邵季元将离婚协议书砸在她身上。 两不相欠? 一行清泪落下,心痛如刀绞。 “沈安,你太让我失望了,签完字赶快滚出去。”公公看向她,眼中的愤怒清晰可见。 委屈和害怕一起袭来,她双手抱头呜呜哭起来。 半晌,她抬起泪眼,看向邵季元。 “我的嫁妆?” 不是她小气,她口中的嫁妆不是一般的嫁妆,而是她爸爸经营了一生的事业,梦幻时尚杂志的股份。 “你还有脸说你的陪嫁,昨晚我去公司加班,你就憋不住了,你婚内出轨,有什么资格要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