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又紧又湿又软H

“我猜测应该是我家族里面的人。” “什么意思?难道欣瑶有得罪过你的家族?欣瑶是王的人吧,还是说你们林家要和王家彻底撕破脸皮开战了”? 说到这,林芳露出了很是后悔、痛苦的神情,“欣瑶被绑架这件事应该与我有关,正确的说欣瑶会被绑架完全是由于我引起的,不好意思。” 李峰怒视的看着林芳,林芳看到李峰的眼神,心里不由得一痛,不知道怎样的,林芳心里很想被绑架是自己而不是欣瑶,看着李峰很小声说了句:“如果今天被绑架的是我,你会不会这也么着急啊。” 李峰被林芳这句话问得一愣一愣的,那杀人似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起来,对着林芳说:“你在乱说什么啊,在这个时候你就别闹了,不过如果今天是你被绑了,我也会这么上心的。” 听到李峰这句话,林芳心里顿时有一种甜甜的滋味,心里面乐开花了。但脸上却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你想得倒美,你想享齐人之福啊。” “啊,你干嘛打我?” 李峰敲了敲林芳的脑袋,说:“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个,你确定欣瑶是你的好闺蜜么。。。。。。。” “对了,这次欣瑶被绑架了,是不是因为你上次拿的那个东西?” “没错,这次的人就是叫我拿那个东西交换欣瑶。” 说完,林芳手伸进裤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当林芳已拿出这个盒子的时候,李峰只感觉到迎面扑来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只不过李峰怎么感觉到这样味道好像有些熟悉啊。 “事到如今,我也就不再隐瞒你了,其实这个东西是一个药,正确的来说应该是一枚丹药,我曾经听我家族里面我的人讲过,这丹药好像叫凝气丹什么的。” 听到这个名字,李峰差点就跳了起来,道:“什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凝气丹,你确定你说的是凝气丹?” “我没记错话应该是,怎么你认识这种丹药啊?” “你打开盒子给我看一下。” 林芳一打开盒子,一股比刚才还要浓郁百倍的药香味扑面而来。李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单单是吸一口气,李峰都能感觉得到自己血液里面的沸腾,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好像又增长一样。 李峰看了一眼盒子里面的丹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肯定是凝气丹了。这种丹药对于以前的李峰来说实在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在玄天大陆的时候,李峰经常与这些丹药打交道。 李峰看着盒子里面的凝气丹,仔细看了看,轻轻一声“咦,这丹药的品质也不低啊。”在玄天大陆,丹药一般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低,中,高还有一个是极品这四个。 眼前的这颗丹药是介于中级与高级之间,李峰想不到能在这个世界上看见这种丹药,而且还是品质挺高的丹药。现在,李峰越发的觉得四大家族真的一点都不简单啊。 林芳见李峰那么惊讶,她也惊讶起来了,道:“你还真认识这丹药啊,在我林家里面也没几个人认识的,你的见识居然会这么广。” 林芳仔细打量着李峰:“你年纪和我差不多,武功那么高,见识还这么广,你背后是不是有高人指点啊,有的话介绍给我啊,我也能跟他拜师学艺啊。” 李峰也懒得跟她解析,既然她认定自己背后有高人指点,那就最好了,反正李峰暂时也不想暴露自己。但这丹药的事还是要跟她说说。 “林芳,你记住了,这颗丹药是个好东西,你千万不要随意给人家看,特别是像我们这些修真者,要不然很容易会给你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的,千万要记住我的话啊。” 林芳看见李峰这么严肃的跟自己说,林芳自己也严肃起来了,“这个丹药真有这么重要吗,对了,这丹药有什么用啊?” “这确实叫凝气丹,对于现在的你没多大用处,这凝气丹可以大大的提高我们的突破几率的,就比如说你现在是处于炼体二层的境界,之后就是炼体三层,突破了三层之后就是另外一个全新的境界了,那叫凝气境,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哦哦,也就是说,这丹药可以提升我突破到凝气境的几率,这果然是好东西啊,难怪家族追了我几条街也要拿回这丹药。” “好了,收好你这丹药,我们准备去救欣瑶了。” “这样,你在明,我在暗,待会我给他们来一记狠的。待会你尽量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我在他们背后来阴的。” “嗯,就这么说定了啊。” 一会儿,林芳就已经来到约定的地点,出现的只有林芳自己一个人,不久之前 ,李峰与林芳就已经分开来行动了。 就在林芳出现的同时,前方不远处也出现了几个壮汉,几个黑衣围着一个少女,中间的那个少女就是王欣瑶。 在不远处的李峰也看见了这几个壮汉,这五个壮汉有三个是炼体二层巅峰,还有两个是炼体三层巅峰,心想:还好,还好,这样的情况不算太坏。不过这也有点小题大做了吧,林芳才是一个炼体巅峰二层而已,用不用搞得那么大现象啊。还好还有我在暗处,要不然今天林芳可真是危险了。 “欣瑶,你没事吧?”林芳问。 王欣瑶回答,道:“我没事,小芳,你怎么会是你来这里啊,你快走啊,这里很危险。” “欣瑶,对不起,等一下先让我救你出去再跟你解析吧。” 其中一个壮汉说:“别废话了,赶紧把东西叫出来吧,我们还等着回去交差呢。” “林叔,不用这样吧,好歹我也叫你一声林叔啊”,这个说话的壮汉就是林芳的林叔,在林家的时候,这个壮汉比林芳高一个辈分,所以,林芳每次看见他都是叫他林叔的。 “正是因为我是你林叔,所以我才给你这次机会。” “为什么,这本来就该是我的东西,是家族出尔反尔,不收信用而已。” “我不管这原本是谁的东西,但是现在你偷偷拿走了,家族命令我要拿回去,我就必须要拿回去。” “林叔,你不要青红皂白不分好吗!!!” “行了,别说了,赶紧交出东西吧。” 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你要拿这个东西有没有问过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