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贺兰山脉位于华夏西北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北起巴彦敖包,南至毛土坑敖包及青铜峡。此处山势雄伟,若群马奔腾。蒙古语称骏马为"贺兰",故名为贺兰山。 山脉旁方圆百里只有一个小村子—贾家村。 看名字就知道,这个村子里绝大多户人家都姓贾。 当然也有另外,村子里有一户人家姓林,家里面只有爷孙俩人。 这家林姓人家来到村子里的时候,要追溯到18年前。 当时是一个50岁上下的老头子抱着一个刚半岁的小孩,晕倒在村子旁边。大山里的村民都特别淳朴,发现他们的时候老头子面色发黄,嘴唇干裂,感觉好几天没吃饭了,而在襁褓里的小家伙却面色红润,睡的特别甜。 “老族长,怎么办?”一个年轻小伙子向一位长者说道。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救人了!都别只看着了,搭把手先抬到祠堂里面再说,老二家的去做一点稀饭拿到祠堂里来!”长者大声答道。 “爹,我来吧!”说话的同时年轻汉子走到旁边,把尚在襁褓里的孩子递给了自家婆姨。他一只手抓住老头子的胳膊,另一只手背过身撕扯住老头子的衣服,往身上这么轻轻一闪,背起来就往祠堂走去。 “四哥,你不会想把他们留在村子里面吧?咱们村自从先祖搬迁到此处可从未有外人来过。”快到祠堂的时候,一位老者向老族长说道。 “老五啊!救命要紧,别的一会再说吧。”老族长说完,径直向祠堂走去。 老五看着自己四哥的背影,就知道自己四哥善心又发了,只能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 爹,稀饭来了。” “好好,赶紧的,你们几个快给这位老哥喂下去。” 不多久,老头子醒了过来,醒来第一时间就像发了疯似的找襁褓里的孩子,发现孩子就在自己身边,赶紧抱起来,发现孩子依旧睡的特别香甜,霎时心安了好多。这是才看到自己周围站满了人,不用多想,都知道是他们救了自己,抱着孩子跪下来说道:“谢谢,谢谢大家的救命之恩。” 老族长扶起来说道:“举手之劳,没什么谢不谢。” “我林锋死不足惜,只是这孩子却万万不能出一点差错,今天大家救了我们爷俩,这份恩情有生之年我林锋必定报答。” 大家伙啥都没在说,他们从小在这里长大,心性淳朴,救人也不是为了追求回报。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要去哪里啊!”老五问道。 “不瞒大家说,我们爷俩是逃难来此,也是误打误撞来到咱们这个村子,至于要去哪里,哎!逃难的人能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生活,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只想着能够活下去。”老头子说道。 “爹,要不让他们住在咱们村里吧!”老二媳妇插嘴道。 “四哥,这万万不能啊,自从老祖他们当年躲避战乱搬迁的此处,咱们村就从未来过外人,他们的出现已经扰乱了我们的生活,怎么可以让他们一直住在这里。”老族长还没有回答,老五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 “对,一直住在咱们村这是不可以的。”“就是,咱们村好几百年没有外人出现,他们已经打破了咱村的宁静,怎么还可以一直生活下去。” 林锋其实也想留下来,他们已经逃难了快一个多月了,即使自己能受的了,怀中的小家伙也吃不消,但人不能太贪心,人家救了自己已经万分感激了,怎么还能贪心留下来,当下说道:“谢谢乡亲们的好意,大家救了我们爷俩,已经很感激了,我知道咱们村的难处,容大家让我们爷俩稍事休息一下,就立即赶路。” 大家脸上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只有老五面带骄傲,感觉自己维护了自老祖以来山村的规矩。 这时老族长站出来说道:“娃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说,这方圆百里就只有咱们贾家村一个村子,你让这爷俩出去不是送死吗?咱们村百年以来是没有外人来过,可老祖也没有规定外人不能在贾家村生活啊,咱们老祖为什么会来到这,我不说大家应该都知道吧,那还不就是为了生存吗?咱们是活了下来,可是大家忍心让这爷俩出去送死吗?”。 大家七嘴八舌的又说了起来“是啊!老祖也没规定外人不能来啊。” “对,我觉得老族长说的对,这荒郊野外的不让这爷俩住下来多危险啊!”老五看见大家又同意让外人住下来,立马就要开口反驳,可看见自家四哥瞪他的眼神,张开的嘴又合上了,他从小就怕他这个四哥。 就这样,贾家村唯一一户异姓,林家就在村子里面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