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吊大的糙汉宠文

这男人,如同死了一般,尽管顾小涵拍得那么大力,他还是纹丝不动。 手触及男人的脸庞,已经滚烫一片。 咬牙,她抓住他的一条胳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男人从地上拽起来,男人浑身无力坐不稳,正在顾小涵努力喘气的间隙,他又要往地上滑去。 “糟糕!”顾小涵惊呼一声,搭救不及,男人又“扑”得一下倒在地上。 真不明白自己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上赶着来受这活罪。 或许她这样穷苦的人,看到落难的人就感同身受,一切不由自主。 歇了好一会儿,她才鼓足力气,一把将男人再次拽起来,赶紧将他的胳膊搭在她的肩上,使劲吃奶的力气将男人扶起来。 第一次和男人靠这么近,她一张脸不知是因为拼命用力,还是害羞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靠着男人的身体,发现他浑身湿透,透过薄薄的衣服布料,顾小涵感觉自己的衣服瞬间就被浸透。 难道这男人是从江里爬上来的? 男人果然很高大,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她纤细的小身板上,她连着打了好几个趔趄才勉强撑住。心里早悔得肠子都青了。 “先生,你,你好好走路,否则不管你了!”明知道这男人什么也听不见,可顾小涵还是忍不住提醒。 奇迹却突然发生了,双眸紧闭的男人,再次掀开眼睑看了眼顾小涵又无力合上,似乎意识到顾小涵说了什么,求生的欲望支撑着他跟着奋力迈步,顾小涵瞬间就感觉肩上的力量轻了许多。 好不容易到达大道,顾小涵已经大汗淋漓。 招了出租车,司机大哥看顾小涵那纤细的身子,撑着高大的男人已经摇摇欲坠,赶紧下车帮忙。 回到家发现男人发烧得厉害,只是靠近他,顾小涵就感觉热气扑面。 他身上那套湿哒哒的衣服,必须马上脱下来。 可,她还是大姑娘一个,脱男人衣服这种事还真没干过。 犹豫再三,咬牙,顾小涵红着脸,颤巍巍地伸出手。 她发誓,她不想偷看,可是衬衣扭扣解开,男人健美肌肉纠结的健硕体格,就这么措手不及地撞进她眼里。 她怔了好几秒,赶紧扭开脸,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定然红得快要燃烧起来。 好不容冷静下来,费力将男人翻身脱下他的衬衣,再扒了他的长裤,男人强悍的雄性气息隔着内裤也那么招摇。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顾小涵傻了。 她真的很意外,瞬间觉得血液逆流,尴尬得只想夺门而去。 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一颗心砰砰地乱跳着,她连着深呼吸了好几口,迅速地拉了被子,盖住他。 剩下的最后那点布料,无论如何她是没有胆子去扒了,这就这样吧,那么一丁点潮湿,应该没多大影响。 手忙脚乱地好一阵忙活,她已经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次浴室拧毛巾,端水,结果,男人的温度一点也没有降下来,原本苍白的脸庞此刻竟然烧得通红。 再这样下去,这男人不被烧死也怕会烧成白痴。 到时,她垫资的车费找谁要去?车钱一百二,顾小涵好肉痛。 若在平时,她根本不会打车,这钱花得她的心滴血了。 转瞬,她嘴角又露出一抹笑,这男人看着就不像个坏人,等他醒了,应该不会赖账。 一不做二不休,横竖已经垫钱了,咬牙,拿出包里的钱数了数,犹豫再三,狠心抽出两张。 喘了口气,到楼下24小时药店买了退烧的必备品再折回来。 顾小涵手脚麻利地给男人挂上了水,再喂男人吃下退烧药,这才坐下歇口气。 其实她没有学过医,但因为家里有个患眼疾的奶奶,再加上奶奶身体弱,时不时风寒感冒什么的,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大医院她们上不起,还是她们家隔壁的那个药店的阿姨心好,于是便教会了顾小涵打针下药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所以顾小涵也算得上一个家用护士。 几瓶药水输下来,顾小涵已经完全撑不住了。 当最后一个空瓶拔下,她几乎在瞬间就趴下睡了过去。 天渐渐亮了。 俊美的男人睫毛抖动了几下,忽然睁开眼,露出深邃又带着些迷蒙的眸子。 他的脸不再那么苍白,薄唇已经变得殷红,搭配着高挺的鼻梁和霸气的剑眉,整个人看上去,俊美得人神共愤。 他四处看着,入眼陌生的环境和诡异的房间,瞬间震惊和怒气爬上眼眸。浑身的冷冽气息仿佛能将整个屋子变成冰窖。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裸着身体,一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