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色系护士free

李溪灵没有做出回答,直接转身走人。 我松了一口气,忽然感觉浑身充满了能量,速度快了许多,最终在八点前完成,但留下的时间也不多,就剩最后一分钟而已,所以我还是不敢歇息,把纸杯扔进了垃圾桶,烟灰全部吹到会议桌下面,这稍微有显得点邪恶,但总好过被发现吧? 整理好,八点零二分,李溪灵没有来,我继续耐心等,结果等到八点十分李溪灵还是没有来,我难免有点心慌起来,因为看情况不是李溪灵已经走了就是出了什么事。 老祖宗非常伟大,创造了许多耐人寻味的成语,比如有一个叫“命悬一线”,在发生意外时一条生命到底能延续与否真的悬在一线间,往往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一切,为了不让悲剧发生,我决定出去看一看。 我轻轻打开会议室门,发现外面无比的安静,当然这是肯定的,下班时间,偌大的办公厅只剩下几盏光管还在工作着。 我四周看了一眼,找还亮着灯光的办公室,最终找到一个,走近去看,证实办公室属于李溪灵,门牌很清晰写着“李溪灵总经理”六个大字。 整理了一下仪容,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然而等了十几秒都没有得到回应,又敲了一次,再等了十几秒,结果一样。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晕倒了么? 想到这里,我想把门踹烂,但那是玻璃门,墙亦是玻璃墙,不是全透明玻璃的,至少下端不透明,上端却透明,能够看见里面的情况,前提是必须站到秘书台上面往下看。 要这么做吗?这好像是偷窥吧?堂堂男子汉,我不太愿意做这么无耻的行为,但好像没有其它的选择。 所以我一咬牙干了,脱掉鞋子站到秘书台上面,秘书台与玻璃墙有一段距离,需要双手撑着玻璃,而因为高度问题还需要垫高脚跟,当然这无法难倒我,因为我是体育健将,还会搏击术,身体协调性非常好。 随着慢慢垫高,我越来越紧张,害怕看见不好的一幕,比如看见李溪灵口吐白沫躺在地板上。 幸好李溪灵安然无恙站在窗边,背对着里面聊电话,而窗子是拉上窗帘的,看不见外面的状况…… 这个女人没听见敲门声吗?聊电话聊这么入神?和老公?情人?我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刚准备下秘书台,继续去敲门,忽然看见李溪灵稍微转了转身,她的职业装衬衫上面两颗纽扣竟然是开的,而且她的一只手正在解着剩下的纽扣。 这是要换衣服吗?我不知道,不过我很渴望知道,心底甚至有个声音在咆哮:别走,不看白不看。 最终,我确定了,李溪灵确实换衣服,挂断电话以后三下五除二就把整件衬衫脱下来放在办工桌上面,随即她弯下腰,开始脱裙子。 两分钟以后,办公室的门打开,李溪灵一颗脑袋探出来,看见我,顿时露出笑容道:“刚刚在聊电话,对不起。” “没事,我猜到你忙,所以等着。”我心跳非常快,不是因为撒谎,而是因为刚刚的偷窥,虽然李溪灵浑然不觉,但做了亏心事总归很心虚。 李溪灵哦了一声道:“工作完成没有?完成了把笔记本电脑拿来。” 我立刻往会议室跑,把笔记本电脑抱出来,那会李溪灵又进了办公室,门开着,很显然是允许我进去,所以我直接走进去,把笔记本电脑放到李溪灵面前道:“只能先看电子版,没经同意我不敢乱用你们会议室的打印机。” 李溪灵嗯了一声,她并没有看计划书,而是把笔记本电脑合上,脸带微笑道:“现在是八点半钟,我本来六点钟就能下班……” 我不知道李溪灵合上笔记本不看方案到底是什么意?包括说的那句话,但我还是拿出了应有的态度道:“对不起,是我们工作失误,不过这是第一次,亦是最后一次。” 李溪灵摇头道:“对不起一点用处都没有,我希望你先帮我一个忙,然后我们再说计划书的事,你意下如何?”哎,李溪灵的潜台词是如果不帮忙,方案直接就不用谈,我并没有选择,只能答应道:“没问题,只要能帮上的忙,我绝不推辞。” 李溪灵笑了,真诚的、真实的笑容:“我刚从国外回来没几天,对环境什么的都不太熟识,朋友也不多,而我九点半要参加一个聚会,正好我缺男伴,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聚会,没有什么的,你愿意不愿意当我的男伴?” 靠,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祖坟冒青烟的好事,我怎么可能不愿意?我心里已经说了一百遍愿意,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矜持的模样道:“你如果不嫌弃我身份地位低微,我很乐意,并且很荣幸能当你的男伴。” 李溪灵笑着从座椅里起来道:“那我们走吧,方案明天看完以后再联系,只要方案可行,明天签约没有问题。” 还是公事公办,还以为当完男伴就能直接通过,原来不是,这情况如果明天看完发现方案不可行,生意一样要黄。我感觉自己被耍了,但我对自己写的方案非常有信心,就没有把不愉快表现在脸上,不就多等十几小时吗?老子等得起! 和李溪灵一起坐电梯到了停车场,我打开之前赶方案而关闭了的手机,发现有许多未接电话,林影儿的,以及死党明采臣的。不过我一个都没有回,因为已经跟李溪灵走到她那辆白色宝马傍边,李溪灵从包里掏出感应器按了按,先上车,我连忙上另一边。 把车开出停车场,李溪灵道:“我请你吃饭吧,不过只能吃快餐,比如汉堡之类。” 我一脸郁闷,吃这高热量的东西倒不如回家吃泡面,当老总当的这么抠,晕。 李溪灵很聪明,看出了我心里所想,她解释道:“宴会九点半开始,你这身衣服好像不太合适,我觉得要换过一套,怕不够时间,没有其它的意思,你别乱想,就是感觉不合适。” 我穿的是几百块一套的西装,这女人眼睛毒,还很会说话,不直接伤害人。当然就算她说的再白,我都不会因此被伤害到,我不是承受力那么垃圾的人,我道:“我能理解。” 李溪灵报以一笑,仍然是足以温柔地杀死我百次千次的笑容,然后她道:“谢谢,这事我负责,我们去买一套比较省时间。” “好,不过去完宴会以后西装还你,我不随便收礼物,无功不受禄。” “你陪我去宴会就是功,当然如果你坚持,我会尊重你。” 李溪灵不再说话,专心开车,很快把我载到一个肯德基门外,停车和我一起进去要了两份相同的套餐。她没有问我爱不爱吃那样的套餐,直接点,给我的感觉她在这方面与林影儿非常接近,都很霸道,不过分别是林影儿连说话都霸道,她说话不霸道,行为霸道。 在靠窗的角落里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我抓起汉堡包,拆开包装就迫不及待咬了一口,我早已经饿的七晕八素,已经不想多说一句废话,吃完再算。 李溪灵无疑吃的非常斯文,毕竟是女人,比较注意仪态,虽然她已经十分优雅,但没有女人会嫌弃优雅过多,就好比没有女人会嫌弃自己长相太漂亮一样,否则就不会把爹妈给的模样都拿去给庸医乱整一通了…… 从肯德基出来,李溪灵问我附近有没有大型商城? 我指着对面马路说有,然后我走在前面带路,但进了商城以后却换成李溪灵走前面,因为赶时间的缘故,她走的尤其快,但即便是这样仍然非常优雅。 必须承认,李溪灵就是一个方方面面给人印象都非常优雅迷人的女人,与这样的女人逛商城无疑非常爽,要是能牵着手,或者搂着腰逛,更加爽。 可惜我暂时没有那样的福份,甚至对这个优雅女人的认识仅仅知道姓名职位以及外国回来的背景。 其它比如结没结婚?家庭状况学历经历这些一概不清楚。听说国外都晚婚,这个女人在外国生活会不会被西化了,表面像少妇,其实未婚? 很快我发现自己想多了,结没结婚关我毛事?我不就是想搞她么?跟结没结婚有关系?结过婚是少妇不更妙?忽然,李溪灵收慢脚步,拐进一家西服店,在店内逛了两圈挑选三款西装拿在手里问我:“更喜欢那一款?灰色,黑色,条纹?”看我指着灰色,李溪灵随即把灰色西装递给我道,“去试一试效果。” 我接过灰色西装走进试衣间,几分钟后走出来已经换过模样。 必须说,不是几百块的西装穿在身上要舒服和自然许多,关键是我就是一个衣架子,健硕的身形,近一米八的高度,可比吴彦祖的帅气的脸孔,普通模特跟我一比都要靠边站,别觉得我在吹牛,这绝对是实话。 不过,李溪灵似乎有点不满意,嘴厥着,我只能识趣地主动开口要试黑色。 几分钟后,我又换过黑色的西装从试衣间出来,这次怎么看怎么一表人才,连傍边的店员都看的一副春心荡漾恨不得给我献身的态势。 然而很遗憾,李溪灵仍然不满意,虽然嘴里没有说,神情上已经非常明显,况且还有行动上的,直接把手里最后一套条纹西装递给我。 这时候店员道:“其实前两套都非常不错,不过我一直觉得条纹比较适合年轻的帅哥。” 李溪灵说过让店员别插话的,但这已经是最后一套,再不说两句这生意就得泡汤,店员不得不冒险。 李溪灵听着,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挥手让我赶紧去换,我看了看店员,发现店员那副表情仿佛在求我一样,其实我也没有办法,灰色我最喜欢,可李溪灵不喜欢,那才是买单的主啊! 这次我在试衣间用的时间最长,任何细节都认真仔细整理过一遍,结果很意外,走出去以后,不但店员还是那副发呆状态,连李溪灵都发呆,她原本在小声聊电话的,背对试衣间,听见开门声才转过来,然后目光定格住。 只是这个发呆的表现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我只能开口问:“李总,这套如何?” 李溪灵连忙点头道:“可以,直接穿上吧,旧的打包走。” 店员高高兴兴的忙去了,李溪灵继续聊电话,又聊了一分多钟才挂断,目光继续投到我的身上,还是那副呆呆的模样。 我觉得这目光不但满意,还有着其它的一些内容,但我并没有选择问李溪灵,我才不愿意多事,因为我深懂一个道理: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买完单离开商城的时候,气氛有点怪,我打破沉默道:“要不你和我说说这个聚会的具体性质,多说些,我心里有底,到了以后会相对表现的比较自然点。” 李溪灵道:“这是个普通聚会,是我一个女同学举办的。” 我疑惑道:“你同学?” “嗯,我高中前都在这边生活,高中后去了澳大利亚,刚从那边回来没几天,刚刚你在公司敲我办公室门的时候我就是和我同学在说话,她邀请我参加,不好不去,没有男伴更不好,而我讨厌陌生男人邀请我跳舞。” 我微笑道:“看来我不属于陌生的男人范畴。” 李溪灵笑了笑,没有做答。 我们一直愉悦地聊着走回到肯德基门口,然后上车,李溪灵开车载着我往郊区而去。我并没有想到,这一去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大麻烦,甚至这些麻烦影响了我的一生…… 准时九点半目的地到达,白云市最昂贵的高档别墅住宅区。下了车,面前就是一座三层复式别墅,单单花园就不低于一千平米,还是前面而已,不包括后花园与两边的草坪。 别墅的装横尤其霸气,门口是一个大大的水池,五彩斑斓的灯光忽明忽暗,哗啦啦的流水奏出动听的乐曲,这一切的一切都那么令人肃严起敬。 而通道外面,停着的全部都是名车,李溪灵的白色宝马都已经算是最次的了!说真的,我很心惊,李溪灵这个同学该是多么吓人的身份啊? 难怪李溪灵要让我换过一套西装,不过这一万多的西装一样很丢人吧?估计都没有这个别墅主人一件内衣的价格来得贵。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有钱又如何?有钱人不一样是从穷人起步的么?穷不是错,又穷又没有志气,那才应该狠狠的鄙视。 李溪灵看出了我有点疑虑,她小声道:“别太担心,真的只是一个普通聚会。” 我笑道:“是挺普通,都已经开在别墅里,而且你看那些名车,不比车展差吧?” “都是身外物而已,你看我就开着别人觉得很破的车,我开的舒服我觉得没有问题啊,生活不是过给别人看的对吧?” “对,走吧,我不紧张,只是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地方,有点不太习惯,总觉得和我这种低档的人格格不入。” “别妄自菲薄,能这么说话,你已经不低级。” “那我是低俗。” 李溪灵没再回答,笑了笑把手放进我的臂弯内,随着我的步伐往别墅里面走。 说不紧张,其实我还是很紧张,不过不是因为这座霸气的别墅,以及里面或许很富有的参加聚会的人,而是因为李溪灵挽着我的臂膀,偶尔能蹭一下她坚实的胸,脑子里都是在公司那会儿无意中偷窥到她换衣服的情景,挥之不去,我不紧张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