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一前一后

叶煌眼中的影像定格在许若雪俏脸娇羞时的美艳一幕,目光直直地看着许若雪的座位,久久未移动目光。 别人是什么感受他不知道,但他感觉今天许若雪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没有那么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话也多了许多,最主要的是多了一点女人的味道。 难道这才是真实生活中的许若雪? 不可能啊!要这样的话,怎么27了还会是个处呢? “该不会是这丫头给自己暗示呢吧?”叶煌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但随即他苦笑了一声,自己一个小保安,哪能入得了总经理的眼?估计是因为帮她解决了私事,她把自己当成一个朋友,没有刻意在自己面前摆出领导状态吧…… 如此想着,叶煌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烤鱼和特色小吃摆满了整张桌子,许若雪也从洗手间回到了包间,略带羞红的俏脸上还残留着一些水渍,应该是洗了把脸。 叶煌佯装什么也没发生过,问道:“喝点什么么?这没红酒,要不要来点啤的或者白的?” 许若雪看了眼叶煌,声音清冷地问道:“你想把我灌醉了?” “如果许总乐意的话,我没意见,嘿!”叶煌笑嬉嬉说道。 许若雪哪里听不出叶煌是在和他开玩笑,白了他一眼,道:“来啤酒吧。” “不怕我把你灌醉了啊?” “我要喝醉了,你这个月的工资全部扣掉,我说到做到!”许若雪哼了一声。 “……”叶煌虽然不在乎那点工资,但灌醉了许若雪也不能干啥啊! 看着叶煌吃瘪的模样,许若雪心里一阵痛快,冷艳的俏脸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煌瞄见许若雪的表情,暗叹:“女人心,海底针啊” 随后,他扭头朝包间外喊了一声:“老庞,先来四瓶啤酒,凉的。” “好嘞。” 喊完后,叶煌回过头朝许若雪道:“尝尝吧,这的特色烤鱼很不错的。” 许若雪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鱼肉放进了嘴里,优雅地嚼了几口,夸赞道:“嗯,味道真不错。” “那是,也不看是谁带你来的。” 许若雪放下筷子,道:“我刚才问过助理了,楼上还缺一名文员,紫菱如果愿意,我可以把她先调上来做文员,她签了管培生的合同,工资暂时不变。” “不是吧?这么快就搞定了?那咱岂不是晚上就得开工去监视罗胖子?”叶煌没有想到许若雪这么效率。 “从明天开始。”许若雪说道。 叶煌琢磨了下说道:“我怎么感觉亏了呢?” “亏?”许若雪不太明白。 “我晚上去监视罗胖子,白天还得上班,而且还不知道要监视多久,能不亏吗?”叶煌分析道。 许若雪听后先是一愣,随后俏脸浮现一抹沉思的表情。 “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办法很不错,就按你说的办吧!” “呃?合着你原来没打算这么监视罗胖子啊?”叶煌愣了愣反应了过来。 许若雪也不隐瞒,径直地说道:“我起初只是想让你在上班的时候,看到罗胖子就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不过现在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办法可能会更有效果,所以就按你的办法来吧。” “别介啊,我突然觉得许总说的那个办法就挺好……” “男人说话要算数,你要反悔吗?”许若雪认真地问道。 叶煌顿时欲哭无泪——尼玛,嘴贱啊! 看着叶煌无语地模样,许若雪得意地哼了一声。 “晚上监控罗胖子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白天可能会迟到……”叶煌说道。 “迟到扣你的钱,我私下补给你。” “钱好说,但我刚得罪了罗胖子,万一他找咱麻烦咋办?” 许若雪想了想,道:“不用担心,你现在已经转正了,他找你麻烦最多也就是扣工资,就算要开除你,也得经过我审批才行。不过你要是故意迟到或者不来上班,我就直接开除你。” “……” 叶煌一阵无语,忽然感觉许若雪找他办的事,搞到最后都那么麻烦啊? “还有,这件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我也开除你。”许若雪叮嘱道。 “擦,这么狠?”叶煌在心里嘀咕了一句,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问道:“为了工作咱自然不会泄露,但万一许总不小心泄露了咋办?” “那也开除你!”许若雪很干脆地说道。 “领导真英明……”叶煌差点扭头去撞墙。 许若雪被叶煌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好了,不吓你了,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这件事。” “那是不是还得感谢许总替咱保密啊?” “嗯……有道理,你想怎么感谢我?”许若雪笑道。 女人都这么不讲理吗?叶煌一脸的郁闷…… 这个时候,包间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许若雪扭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