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之道高清视频免费

六点十分,我在玫瑰路的公交站下了车,随即就在等车的人群当中找到了鹤立鸡群的乔楠。乔楠穿着简约的职业装,化着淡妆,扎马尾,整个模样非常清新和亲切。 她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很善良的笑容,在专注的按着手机,而她半靠着站牌的姿态还稍微有那么几分无辜,整个感觉非常的惹人怜爱。她身边站着好几个衣冠楚楚的上班族,一个个都有意无意把目光投到她的身上,那似要搭讪又不敢的急躁毫无保留地表露在他们的脸上。 这帮鸟人,想耍流氓也要大胆点吧?犹豫个屁啊?心里鄙视着他们,我走过去道:“乔楠,我到了,我们走吧!” 乔楠抬头看了我一眼,连忙收起手机和我一起走,带走了一片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乔楠带着我往一条清静的马路走,边走边道:“这是个新房子,二十二平米的复式设计,月租金一千二,但一次要交半年租金,合同则要签一年,押金两千,不住满一年不退还,房东是个老太太,挺好说话。” “新房子这么便宜?”我有点不敢相信,一千二只能在老城区租吧?这边是新区,能租到肯定因为房子有问题,“不会是房子有什么问题的吧?” 乔楠摇头道:“应该不是,先去看看再说。” 走了一段,目的地“阳光家园”到了,从大门口看进去,确实是新的房子,设计还十分明艳,当然环境非常好,绿化带很大一片,这种地方才能住的舒适,空气要比老城区清甜。 在大门口等了几分钟,一个老太太走出来,直接走到我和乔楠身边,问乔楠道:“小姑娘,是你租房子么?” 乔楠连忙回答:“是的,你好,我们通过电话,我是乔楠。” 房东太太道:“你们谁住?还是一起住?” 乔楠道:“我哥自己住。” 房东太太没有再问,在前面带路走了有三分钟,转进一栋崭新的大楼,坐电梯上了六楼,打开一个大门道:“就这,你们尽快看,我六点五十分要回家做饭。” 乔楠拉着我走进去,房子很新,复式,房间在阁楼上面,楼梯设计尤其霸气。房子里有一部份家私,桌子、椅子、沙发、床和衣柜,还有电视机、洗衣机,厨房是空的,开放式,不实用,但非常好看。反正如果是一千二月的租金,绝对很超值,因为立刻就能搬进来住。 等我们看完,房东太太道:“如果满意,现在跟我回家写协议,这里面的物品毁坏了要赔偿,所以你们要像爱惜自己家一样爱惜。” 我立刻保证道:“没问题。” 坐电梯下了楼,我和乔楠兵分两路,乔楠跟房东太太回家,我去银行的柜员机取钱。外面的马路就有一家银行,人不多,我排了两分钟队就能取到钱,取五千,加上口袋里林影儿给的五千,够付半年房租和押金。 回到公寓区,我给乔楠打电话,按照乔楠的指示找到房东太太住的地方,在合同上签名,付款,很快就拿到房子的钥匙以及一张金色的业主卡,出奇的顺利,看来真的开始走狗屎运了…… 而为了犒劳乔楠,离开阳光家园以后,我请了她下日本馆子,饱餐了一顿,八点钟才分别。 回明采臣的住处,我匆匆洗了澡,躺在沙发上面总结过去两天所发生的事情。变化真大啊,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而且工作方面还有照片事情的影响,到底影响多大还不知道,这是财运和桃花运都不知道啊!会不会走上绝路还要明天才知道,反正我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暗处有只黑手把我推向深渊…… 第二天,我一大早起床,急急在外面打包了一个早餐,坐上开往公司大夏附近的公交车。其实那会才八点多,远没到上班时间,我之所以那么早是为了避免见到更多人,比如挤在人头晃动的电梯间里,肯定会招来大片的鄙夷,我只能避其锋芒,早点回公司。 公交车到站,我连忙下车急急往大夏走,选了一辆空电梯上公司的楼层。 因为已经超过八点半的缘故,前台已经上班,是前台主管秦露露,四大女神之一,她正背对着电梯门,弯着腰,翘着性感的臀擦着公司的金色招牌,听见叮一声的响声才缓慢地转过身,看见是我,随即又转了回去,那目光非常冷,奇怪,我没有得罪她啊! 原本我想着和秦露露打招呼的,看这情形懒得自取其辱,径直走进公司内部。 策划部办公厅极其安静,只有保洁大妈在忙碌,因为平常就没有交流,所以我没有和她打招呼,径直往自己的办公座位走,放下包、放下早餐后去茶水间倒了一杯奶茶出来,正打算吃早餐,刚好保洁大妈扫地扫到我的岗位,她没有像平常一样让我抬脚,直接扫把捅进去,把我干净洁亮的皮鞋顺带也扫了一遍。 我郁闷道:“阿姨,我皮鞋刚擦过,不用劳烦你。” 保洁大妈冷言冷语道:“擦的再亮也只有表皮,里面坏透了……” 靠,话中有话啊,张照片影响那么大?连保洁大妈都已经攻陷?可那只能是绯闻吧,乐一乐鄙视一番就够了,至于这样?想了想,我道:“大妈,你有话大可以直说。” 保洁大妈道:“我不跟流氓说话。” 流氓?靠,老子怎么流氓了?即便老子是流氓也不会流氓你吧?不看看你的年纪也看看你的尊容,真扯淡。我在心里骂了一通,保洁大妈已经扫完,离开前还哼了一声。 我把早餐拆开刚准备开吃,忽然听见后面传来一阵滴答滴答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响声,我下意识回头往后看,原来是林影儿,难怪走路那么高调。 林影儿看见我,明显愣了几秒,她是停下来的,开始我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看她手里提的早餐才明白过来,她和我买的是同一个连锁店的早餐,而且很可能是为了同一个原因才那么早回公司,否则换了平常没到最后一分钟林影儿绝对不可能回来,不过她又从来不迟到,神奇的很。 保洁大妈还没有走,突然举着扫把站到林影儿身边,扫把对着我,并对林影儿道:“林总监你别害怕,他要敢对你怎么样,我一扫把拍死他。” 什么意思?老子成什么人了?我眼睛瞪的巨大,惊讶,不可思议,但在保洁大妈眼里却成了恐吓,她道:“别以为瞪眼睛我就怕你,看我手里的扫把,专拍各种流氓。” 我道:“你会尊重人不?左一个流氓右一个流氓,我对你做了什么流氓事?我流氓你了还是流氓你女儿了?” “看,流氓就是死性不改,还想流氓我女儿,你要是敢,我对你用的就不是扫把了,最低限度都是一把菜刀。” 我哭笑不得,我发现了,和这么会对号入座的人说理是自取其辱,最好的方式是无视:“神经病,懒得理你。” “理亏了吧?哼,也不看看我这扫把,上打流氓,下打色狼。”保洁大妈又对林影儿道,“林总监,你不要害怕,有事告诉我一声,我等大家回来了再走。” 林影儿应了一声,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我则很纠结,到底发生什么事?莫名其妙啊! 虽然被保洁大妈气了一把,但我没有因此失去胃口,我还是把早餐吃完,奶茶喝完。把垃圾扔了洗了手回来,发现办公厅已经陆续有同事回来,我找相熟的打招呼,结果大家都不怎么理会我,尤其是女同事,有的甚至当没有听见,有的更甚至直接翻白眼。 这事闹的有这么大吗?我刚准备找自己组的手下问问,忽然乔楠从外面走回来,她的办公座位就在我对面,和我的办公座位遥遥相对,是整个办公厅距离最近的,不过中间隔着一条通道,直接喊话好像不太好,所以我迫不及待打开电脑,她走过的时候,我指了指电脑屏幕,意思是线上谈。 乔楠接收到了我发出的信号,在办公座位坐下以后马上打开电脑上线,那时候我早就登陆好发过去了一句话:整个公司都把我当杀父仇人似的,有这么严重吗? 乔楠:没有吧? 我:我还骗你不成?刚刚保洁大妈用扫把扫我的脚,故意的,还左一句流氓右一句流氓的喊,林影儿回来了还拿着扫把挡在林影儿前面让林影儿不要怕我,一切有她。 乔楠:你能不开玩笑么?我今天工作好忙,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同学答应了,不过要先谋划谋划,预计星期六交班的时候入侵,那个时间安全系数最高。 我:先不说这事,我刚刚说的是真的,你不信看看大家的反应。 乔楠:你说句话。 我顿时站起来拍了拍巴掌,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道:“我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我刚说完,立刻大家的目光都离开了,继续该干嘛干嘛,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聚精会神等着我往下说。我痛苦的叹了口气,又坐下去,给乔楠发去一串文字:看见了吧? 乔楠:还真是啊,干嘛了? 我:我问你呢,你昨天有上班。 乔楠:昨天你不在啊,我怎么知道他们这样?不对,那张照片没影响这么大。 我:废话,不然我问你? 乔楠回复前,忽然林影儿办公室的门打开,林影儿目光热辣的投到我身上道:“你,进我的办公室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