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工里番h本无遮拦全彩

辉煌大厦距离朝阳城只有十一二公里远,但这十来分钟的路程令许若雪感觉非得得漫长,尤其是临近朝阳城的时候,她居然莫名的心生一股紧张、愧疚的复杂情绪。 这种情绪令她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直到叶煌将宝马驶进朝阳城停车场后,许若雪才从怀疑中挣脱出来,美眸中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 “许总,到了。”叶煌停好车后松开了安全带。 “嗯。”许若雪淡淡地应了一声,下了车后和叶煌直奔朝阳城正门。 十点左右的朝阳城有点冷清,门口除了几辆常年摆放着的豪车以外,出入的客人寥寥无几。 穿着接待员制服的女子见对叶煌和许若雪二人,立即满脸笑容迎上前。 “您好,欢迎两位前来朝阳城,请问二位是洗浴,还是健身?”接待员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彬彬有礼地问道。 “找人,SW23号房间在哪层?”许若雪表情很镇定,但语气中还是不免有一丝紧张。 话音未落,站在接待员旁边吸烟的保安出声问道:“你是来给梁老三送钱的吧?” 许若雪诧异了下,镇定道:“他在哪?我要见他。” “跟我来。”保安打量了眼许若雪,咂了咂嘴,扔了烟后转身带着许若雪和叶煌进了朝阳城。 朝阳城的内部装修极尽奢华,偌大的n型层叠通道从正门一直沿伸至前台,数百盏射灯璀璨如星,非常的气派、大气高档。 叶煌简单的扫了眼大厅四周的保安,吊儿朗当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诧色,他发现朝阳城的保安个个都带着一股子匪色。 这个朝阳城不简单啊!叶煌在心里嘀咕了句,紧走了两步追上许若雪,在瘦保安的带领下穿过大厅左侧的小门进了保安部。 瘦保安停在SW23房间前,敲了敲房门。 “琛哥,人来了。” “让她进来吧。”房间里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 瘦保安扭头朝许若雪道:“进去吧。” 房门打开的刹那,叶煌就看到两名男子,光着膀子、胳膊上有纹身的男子坐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抽烟。黑瘦的中年男人则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焦急、紧张不安。 许若雪进门后,黑瘦的中年男人蹭地站了起来,满脸激动地搓着手道:“你可算来了,钱呢?带来了吗?” “带来了。”许若雪面色泛寒说着,伸手拉开挎包取出了两沓百元大钞。 那黑瘦中年男人看到那两沓百元大钞,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眉头皱得更加厉害,“怎么才两万?” 许若雪一听愣了,下意识问道:“你不就欠了两万吗?” 黑瘦中年男人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听的?我说的是二十万,二十万!” “二十万?你怎么欠的二十万?”饶是一向镇定的许若雪,听到这个数字后也不由地脸色大变,但随即她反应了过来,冷冷地质问道:“梁中启!你到底干了什么?” 梁中启老脸一红,讪讪地说道:“没干啥,就打了几把牌……” 打牌?许若雪顿时明白了过来。 “你一直跟我说做生意赔了钱,我给的还债的那些钱,你是不是都拿去赌了?”许若雪俏脸冰若寒冰,看向梁中启的美眸中几欲喷出火来,一股浓浓的被欺骗感涌上心头,胸口一阵发闷、发堵。 梁中启感觉在外人面前被女儿如此质问脸上有些挂不住,板了板脸道:“你别管,赶紧先找钱给我还了。” “替你还了?”许若雪苦笑一声:“二十万,我去哪给你找二十万还?” 话音未落,旁边一直坐着未说话的纹身男一脸不爽的站起身说道:“梁老三,你不是说你女儿能给你还吗?MD,耍老子啊?” 梁中启吓得哆嗦了一下,急忙道:“琛……琛哥,你别急,我马上再让她找钱来还……” 纹身男哼笑一声,“马上找?我告诉你梁老三,要是少一子,老子就剁你一根指头,今天还不了话,差得钱你就拿胳膊腿抵吧!” 梁中启差点没吓瘫在地,他亲眼见过在赌场输了钱还不起,然后被当场砸断腿扔了出去的。 一想那一幕,梁中启急忙朝许若雪道:“若雪,这次你可得救救爸啊,不然爸的胳膊腿可就保不住了,你赶紧想想办法……” 想办法?许若雪恨不得转身走人。 “我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许若雪气乎乎说道。 “若雪,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可这些年我一点也没亏待你们娘仨儿啊,你要不帮我,爸就得被他们砍了胳膊腿啊。”梁中启急得差点掉泪儿。 许若雪也非常的焦急,但她去哪找十八万块钱来还债? 报警?许若雪下意识想到这个办法,心思聪慧的她立即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在不引起纹身男警觉的情况下报警。 而此时苦求哀求的梁中启见许若雪一言不发,登时恼火起来,“许若雪,我的胳膊腿要是保不住了,你妈以后别想消停!” 听到这句话,许若雪完全怔住了,看向梁中启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陌生…… “梁老三,钱今天还能不能还?”纹身男似是等着不耐烦了问道。 “琛……琛哥,你别急,我在想办法,能不能再宽限宽限?” “宽限?” 纹身男摆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目光却落到了许若雪的身上,一边打量一边摸着胡子拉碴的下巴。 朝阳城里的公主有不少,但没有一个像眼前能和眼前这个妞相比的,如果能把她留下来,老大绝对会更加器重他…… 想到这里,纹身男双眼泛起贪婪之色。 许若雪秀眉蹙了起来,纹身男的目光令她很是厌恶。 “梁老三,你要还不了钱的话,那就把你女儿留在咱们这上一个月班,怎么样?干的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你多赚个十来万块钱儿花……”纹身男一脸淫笑地说道。 “琛哥,你说的都是真的?”梁中启双眼放光道。 “当然是真的,考虑考虑吧,愿意的话,好好做做你女儿的工作留下来。”纹身男引诱道。 “好好好……”梁中启兴奋起来,扭头朝许若雪道:“丫头,怎么样?你现在上班也赚不了多少钱,在琛哥这好好干能一个月赚三十多万……” 听到继父的劝说,许若雪美眸含泪,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朝阳城一个月能赚三十多万的工作,她不用想也知道是干什么,但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继父居然会劝她在这里上班…… 悲哀莫大于心死,此时的许若雪彻底寒了心,俏脸上的焦急之色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镇定。 突然,屋子里响起一声嗤笑。 “扑哧……” 进屋后从未说话的叶煌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他这一笑把所有人都笑愣了! “你笑什么?”许若雪寒着脸厉声问道,她误以为叶煌在嘲笑她。 “呃……我没笑你,我是在笑他们两个。”叶煌止住大笑,抬头朝纹身男和梁中启道:“戏演得不错,不过就是剧本编得漏洞大了点。就冲他这副德行?你们在没摸清底细前会一下子放给他二十万的贷?要是摸清楚了话,直接找上门来要钱不就结了,还用得着把人骗过来再辛辛苦苦地演这场戏?” 这句话一出口,纹身男顿时阴下脸来,而梁中启则是满脸的尴尬。 许若雪看到二人的脸色,尤其是继父那闪躲的目光,她顿时回过味儿来,心里怒火腾地一下子冒了起来。 “丫头,你别听他胡说!”梁中启焦急地说道。 “他胡说?”许若雪悲愤道:“你当我是傻子好骗吗?” “我……” “从现在开始,你的事儿以后我不一概不管,也别再给我打电话!叶煌,我们走!”许若雪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纹身男厉声一声,这件事从头到底都是见钱眼开的梁老三出的主意,他不过是顺手推舟帮个忙,顺便再分点钱而已,但看到许若雪后,他确是动了心思,一心想把这事给促成了,可现在却是硬生生让一个小子给搅黄了! 在朝阳城不能干扣人的事,但要是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了,这事儿一旦传出去,以后他还怎么在道上混? “谁敢走,老子打断了他腿!”纹身男怒道。 许若雪转过身来,却见纹身男不知从哪抽出来一把砍刀拎在手里,她立即紧张了起来,“你想干什么?你要敢乱来我马上报警!” 纹身男理也没理许若雪,手里的砍刀一抬指向叶煌,“卧槽尼玛,坏了老子的事,不留下点东西还想走?” 许若雪见状,立即站到了叶煌身前,“这事跟他没关系,有什么冲我来。” 话音未落,叶煌一记划步站在了许若雪身前,双手一横她保护起来,扭头朝她挤眼笑道:“咱啥都能干,但就是干不了让女人挡刀的事儿,放心,咱可练过武……” 话音未落,房间门砰的一声打开了,五六名浑身匪气,拎着钢管、砍刀的保安出现在了门口。 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许若雪,顿时揪起心来,她急忙将手伸进挎里去拿手机。 “练过几下子就想在朝阳城撒野?把他给我废了扔出去!”纹身男手里的砍刀一挥,示意手下动手。 那几名保安二话不说,抡起手里的钢管、砍刀朝着叶煌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