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另类美腿亚洲无码

彭莲花身上依旧穿的刚刚那件墨绿色缀花裙子,脚上是一双黑色的低跟儿布鞋,因为地上泥泞,倒是沾染了不少泥土。 她来得急,连伞都没带,外面的雨又渐渐大了,竟是淋得她浑身湿透,衣服都黏在了身上,隐隐可见那两团刚被王远把玩过的熟透般的桃子在轻轻颤动,诱人至极。 这彭莲花倒是不客气,见了王远家的棚子,一弯腰就钻了进来,一边伸手拍头上雨水,一边满脸晦气地说:“你娘咧,咋这么大的雨。” 看她那狼狈模样,王远心下暗笑,脸上却不动神色,反而做出一副不悦的样子,瞪着她说:“莲花婶儿?你大半夜的跑我家棚里来干啥呢?” 一边说着,他的那双眼睛却朝着彭莲花的身前扫去,这娘们儿来的匆忙,伞没带不说,那里间连小衣也没穿,此刻外面 衣服湿了,里面的光景是一览无余,看的王远手又痒痒了起来…… 那彭莲花也是心里有苦说不出,她大晚上睡到一半被吓醒,原本是想倒头回去继续睡的,可是心里着实害怕,终究是忍不住跑了出来。 此刻钻进了王远家的棚房里,见这里又只有王远一个人,心下一时又羞又急,彭莲花啊彭莲花,你这是干啥呢,大半夜往人棚房里钻,这不是……不是来偷人么…… 可是,刚刚那个看不见的脏东西又说叫自己来……这到底该咋办啊…… 她这边低着脑袋没说话,心里正为难呢,那头王远却忽然嘿嘿一笑:“莲花婶儿,你别是想男人了,专程来找的我吧……” 话声落下,彭莲花红着脸一下子抬起了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闪着怒色狠狠瞪住了王远:“你说啥?!” 王远走过去,伸手就朝她那鼓囊上抓了一把:“我说你想男人,咋了……” 可话声才刚刚落下,彭莲花的手却一下子抬了起来!那模样,作势就要给王远一耳光! 王远却反应的快,一把将其纤细的胳膊给抓住,口里大嚷:“你这婆娘,又想打人,你害我嫂子的事儿,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 一提起嫂子,王远的心头那怒气也是蹭蹭几下就升到了头顶,他拧住彭莲花的手腕,一劈手,就把她胳膊反抓着拧到了背后去,另一只手探出,同时按住了彭莲花的后颈,把她一把摁到了床上! 彭莲花终究是个女人,力气没王远大,一时动也动不得,只把那大肥腚晃动,嘴里气急败坏地嚷:“你干啥,放开我,你这烂腚的货……” 王远冷笑一声,身子朝前一顶,那玩意儿猛地一下子就顶在了彭莲花的腚子上! 虽然隔着裤子,可这一下,却直顶的彭莲花身子乱颤,嘴里的骂嚷瞬间卡在了喉咙里,只从鼻子里逼出了一声诱人的闷哼…… 感受着那一份温热舒坦,王远心下暗暗咬牙,这骚婆娘害的嫂子生自己气,今天不管咋说,必须得把她给折腾了! 想及于此,王远用一只手拧住彭莲花的两只胳膊,腾出一只手来,几下就将其裙摆扯到了腚子上头去! 白净的两瓣和那因为挣扎而拧成一团的黑色小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王远心头记挂着嫂子的事儿,身子虽然火热,但是心里却更多的是愤怒,他抬起手,猛地就是一巴掌朝着那半边大肥腚上打了下去! “啪!”清脆的一声响,彭莲花身子一抽,再挣扎不了,身子都软了,一下子趴在了床上,嘴里只喘着气,发出一声轻微的娇哼…… 王远嘴里轻声骂:“透你娘的骚玩意儿!叫人欺负我嫂子,我让你欺负我嫂子!”他手上丝毫不留情,每一下都用了很大的力气,一时间“啪!啪!”之响不绝于耳。 那彭莲花初时还咬着嘴唇不发声,到了后来,她却开始一阵高似一阵地叫唤了起来,一声一声,诱人之极,就像是在跟男人折腾那事儿似的。 到了后来,王远都有些纳闷儿了,这婆娘怕不是脑子有病?老子打她,她咋还叫的这么欢?一时间,要继续落下去的手掌却也不免停了。 可谁知,王远的手掌刚停下,那边彭莲花就晃了晃大肥腚,埋着脑袋将腚子往王远身上凑。 她晃了几下,见王远不再打她,犹豫半晌,竟是红着脸转过头来,媚眼如丝,细白牙齿轻咬嘴唇:“再……再打两下,婶儿是个骚玩意儿,贱女人,小远,你快接着惩罚婶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