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ure成熟的熟妇

松江中学是当地唯一一间省一级的重点中学,能够进去就读的学生如果不是有出众的才能,就是其父母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曾经有人将此不公平的情况告诉了省级教育部,迫于压力,该校校长才同意开放让普通人的子女也可以享受到该校的优质资源。 正是由于这个机会,秦明才得以获准进入松江中学就读,当然,入学考试和教师面试对于他来说一个形式,舅舅一早已经和校长打点好一切,不管及不及格都可以通关。当秦明穿上合身的蓝白相间的校服时,反而觉得不太习惯。令他更不习惯的是学校门口竟然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华汽车,有兰博基尼,有劳斯莱斯,还有一些连他都叫不上名字,所有这些车辆一字排开在学校门口的车道上。穿着名贵衣服的男女学生从车上下来,和家人说再见之后向学校走去,途中还对一些同读该校却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的学生投去鄙视的眼神。秦明就是其中一个,不过他对此却没什么感觉,那些人喜欢怎么看别人是他们的自由,自己只要做好这次任务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辆豪车停在了路边,从车上下来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学生,全身上下均是名牌衣服,连背包也是大牌子的产品。和其他人一样,她带着蔑视的眼神向前走,和几个早已经在等候的男生一起走进校门。这时,她看到了打扮普通的秦明,便刻意的从他旁边走过。其中一个高大的男生假装着撞了上去,然后和同伴一起将秦明围在中间。 “小子,你把我的名牌衣服弄脏了,无论如何也要赔偿吧!”一句话引得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算了,看你样子都是没有钱给的,真不明白校长为什么要同意让你们这些穷人来这里上学,如果我是你,肯定会趁别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学校。” 如果不是有更为重要的任务在身,秦明真的很想将平生所学的格斗技能用在这个看不起人的学生身上,好让他知道苦头。但是最终理性战胜了感性,他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冷冷地说:“你又不是我家人,我喜欢怎么样与你无关。” 那个男生似乎被这一句话激怒了,他用力抓住秦明的衣领,拳头已经举到了半空。如果不是那个女生一把拉住他的手,估计这一拳会击向它的目标。校领导打扮的男人正在传达室门口朝这边望过来,男生才忿忿的收起拳头。女生向前几步,挑衅般看着秦明,说:“你说得没错,你们和我们根本不会有交集。”说完她和同伴继续向前走。 颇具火药味的一幕最终像是被雨水淋过的火柴那样消停了。秦明摇摇头,在众人的目视下走过校门。所分配的班级是位于三楼的3班,甫一进门,黑板擦得干干净净,上方的灯光在上面留下白光。距离正式上课时间还有五分钟,老师自然还没到,其他学生有的趴在桌子上补眠,有的在玩着手机游戏,有的在认真复习。秦明看了一眼贴在墙上新的座位表,自己的位置就在靠近左边第二排的第三个座位。丝毫没有理会别人的惊奇的目光,他径直走过去坐下,将书包放进抽屉里之后,一种久违的感觉跃然心头,他想起了自己还是一个学生的开心的经历。 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清脆的上课铃响了起来,原本还在走廊外的学生们纷纷进入到课室,准备着上课。秦明拿出课程表,第一节课是语文,任教的是一个姓郭的男老师,同时他也是班主任。 这时,门口出现一个头发有点花白的男教师,他拿着上课用的书本来到讲台上,说道:“早上好,同学们,今天天气很不错,希望你们可以精神起来!”几个还在趴着的男学生才极不情愿离开舒服的桌面,将语文书从抽屉拿出来。 “在正式讲课之前我会用几分钟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郭老师瞄了一眼全班,然后转身在黑板上用白粉笔写上一个名字,接着转回来继续说:“这位新同学请上来一下。” 秦明知道他正看着自己,只好站起来,走到讲台旁边。“大家好,我叫秦明,是这里的新生,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台下例行公事般的响起了掌声。在回到座位之前,秦明观察了教室一周。对于新来的同学其他人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跟着拍掌,然后翻开语文书,等待着老师开始讲课。 秦明回到座位坐下,也翻开语文书,看着郭老师在黑板上写的课文名称,他在心底里笑了,《出师表》这篇课文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可是倒背如流的,只是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有当年那么厉害。 短短的四十五分钟,老师主要在讲解《出师表》里面那些现代人难以理解的词汇和用法,然后又带领大家朗读了好几遍。在下课铃声响起之后,他布置了今天唯一的语文作业,就是把这篇文章一次不漏地背下来。距离下一节课开始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秦明打算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便离开了课室。还没走出几步,一个和秦明有着差不多身高的男生走到他旁边,并直接自我介绍起来。“你好,我是王梓云。听说你在校门口和那个人差点打了起来,是真的吗?” “那个人?你说的是谁?” “就是那个全身上下穿着名牌的男女学生。” 秦明这才想了起来。“啊,你说的是她。” “我很佩服你啊,竟然敢和她起冲突。” “这你就说得不对了,是她的人挑起先的,不是我。”秦明有点忿忿地说。 “这个我当然知道,他们就是那种无事惹事的人。不过我还给你一点建议,不要随便和她起冲突,她的老爸可是这间学校的校董之一,连校长也要忌惮他三分。” 原来是子凭父贵,秦明打从内心看不起那个女生。“对了,她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班的?好让我以后避着他。” “6班,叫秦雪。” “谢谢。” “你说得没错,还是避着她好一点,不是说怕,而是怕惹上麻烦,曾经有个新来的男学生就被她定为目标,最终因为无法忍受长时间的骚扰而转学。毕竟我们好不容易才进来这里就读,肯定想拿到毕业证的对吧?” “是啊!”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之前是读哪间学校的?”王梓云好奇的问道。 “四十一中学,你呢?” “原来我和你的学校是那么的近,我就在旁边那间三十三中。不过我经过那里很多次,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啊!” “是吗?我也好像没看到过你。” “哈哈!或许这就是缘分吧!不过没关系,从今开始我们就认识了。”说完,王梓云拍了拍秦明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