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妺作爱

没有人明白,张子歌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奇葩的选择,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只是感觉,自己过得越苦,似乎心里就感觉越轻松,仿佛有一种赎罪的感觉? 也许自己以前是一个罪人,现在到了该赎罪的时候。 张子歌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亮,公园里已经有了不少的人,开始晨练。 有一身运动装的年轻人,绕着公园晨跑; 有一身对襟布衣的老者,在树荫下打拳。 张子歌从石凳上坐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目光却被一个女孩子吸引了过去。 女孩子大概十八九岁,浑身上下充满了潮气蓬勃的青春气息,一张精致的俏脸,上身一件粉色紧身健身衣,下身一条黑色紧身裤,一双白色跑鞋,凹凸有致的身段,实在让人炫目。 不过张子歌并非是被少女的长相和身段所吸引,他只是对少女现在所打的拳法,感到有一些奇怪。 女孩子的拳法路数,让张子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看起来,却很是有些别扭。 当看到她起手式的时候,张子歌的脑海里,已经下意识的出现了这套拳术后面的招式,只是这个女孩子之后的拳术里,每一招每一式,都感觉被人做了改动。 不是改动的更好,而是变得更差。 她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老者,大约六七十来岁,偶尔对女孩子的出拳做出一番指点,只不过在张子歌看来,都没有指正到要处,无疑,老者对这套拳术的理解,也是有问题的。 突然,女孩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张子歌望了过来,打量了张子歌一眼,秀眉微蹙,“喂,你看够了没有?” 张子歌愕然,摇了摇头,准备离开,却见女孩子几步走了过来,拦在了张子歌的面前。 “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在看什么?” “没看什么。”张子歌回应了一句,绕开了女孩子,不想和她产生什么误会。 只不过很显然的,这个女孩子已经对他产生了误会,看着张子歌鼻梁上那副厚重的黑框眼镜,女孩子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傻笨呆。 第二个念头就是,这是一个猥琐宅的偷窥狂魔,刚刚肯定是在偷看自己,脑子里说不定还产生出什么猥琐的邪恶念头。 她伸手欲拦,张子歌却是步伐灵活的避开,女孩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再度向张子歌抓去,张子歌抬手一挡,用了一个很奇妙的手法,将女孩子的手给推开。 女孩子这下更加的惊讶了,她们家算是武术世家,她从三岁起,就开始跟着爷爷习武,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张子歌刚刚推开自己的那一招手法,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使得出来的。 没看出来,这个猥琐的偷窥宅男,竟然还是一个高手不成?女孩子这下更加来了兴趣,一股好胜之心也生了出来。 她再次旋身挡在张子歌的面前,直接一拳挥向张子歌的面门,她全力施为,只是想探探张子歌的底。 张子歌也果然没有令她失望,脑袋轻轻一偏,就轻松避开了女孩子的这一粉拳,女孩子化拳为爪,反手想要向张子歌的侧脸抓去,这一爪如果抓实了的话,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得脱掉一层皮。 张子歌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长得一副天使的面孔,出手却是如此狠辣,心中一声叹息,想要给她一点教训。 他出手的速度堪比闪电,远远快过女孩子,抬手拳指一顶,击在了女孩子的肘关节处,尽管他已经收了几分力道,这一下,却仍然让女孩子出拳的这只手臂,瞬间脱力。 “啊……”的一声痛呼,整只手臂瘫软了下去,竟然失去了知觉。女孩子神色骇然,还以为自己的手被废了,吓得脸色苍白,眼眶一红,泪水已经开始打起转转。 那位老者过来,赶紧检查了一下孙女的手臂,“爷爷……我的手没有感觉了……”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老者检查了之后,抬头望向张子歌的眼神里,已经带了几分惊讶。“你会点穴?” 张子歌不置可否,说道:“不用担心,一个小时之后就会自动恢复,一点小小的教训,以后不要随意对人动手,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刚刚已经被她那一拳打进了医院。” 张子歌说完,从二人身旁擦身而过,女孩子急了,“爷爷……” “年轻人,请留步。” 张子歌顿了一下,没有回头,只是问道:“什么事?” “不知道你是哪家哪派的晚辈?年纪轻轻,点穴的功夫竟然已经达到这样炉火纯青的地步。”老者转过身来,看着张子歌的后背,手中已经慢慢聚力。 武术的传承,在近代以来,已经逐渐式微,除了少数的隐世家族和门派之外,点穴这门功夫,在民间几乎已经失传,老者见张子歌一身邋遢的模样,心中产生了一丝好奇。 张子歌有所察觉,却装作庞然不知的样子,回道:“无门无派。” “无门无派?”老者愣了一下,见张子歌飘飘然的离开,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蓦然出手,向张子歌一掌挥了过去。 按理说,作为一个长辈,从后面向一个晚辈出手,实在是说不过去,可是老者实在是难抑心中的好奇,他出手不仅仅是因为张子歌伤了自己的宝贝孙女,更是对张子歌的功夫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在S市这样的现代化大都市,武术世家实在屈指可数,会点穴这门高深武功的,更是几乎没有。 他宋在云作为S市武术界的泰斗级人物,对于点穴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今天陪着孙女来公园晨练,竟然遇到了一位这么年轻的高手,对于一名习武一生的武痴来说,如何不让他蠢蠢欲动? 张子歌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错身一让,已经避了过去。 老者的这一掌,比之刚刚女孩子的那一掌,更加的凌厉,却依然被张子歌轻而易举的避开,这让老者的心神为之一震。 刚刚张子歌和女孩子交手的时候,老者已经将一切看在眼里,本来还只是有些惊讶于这个年轻人的身手,没想到,现在连自己的这一掌,都被他这么轻描淡写的躲过,那就不仅仅是惊讶这么简单了。 要知道,宋在云作为S市武术界的泰斗级人物,能够这么轻而易举,躲开他这一掌的人,在整个S市,用五根手指就能数的过来。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天在这个公园里,居然就碰到了一位。而且还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 “好功夫,就凭你能过躲开老夫这一掌,已经算得上是武术界,年轻一代中的佼楚了。”宋在云毕竟久经风浪,只是稍一震惊之后,就平复了下来。 “前辈过奖了。”张子歌淡淡的回了一句,似乎对什么年轻一代中的佼楚,这样的表彰,并不感到有什么觉得自豪的地方。 厚厚的黑框眼镜,挡住了他的眼神,让人看不清他此时的真实想法。 宋在云望着张子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神色也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浑身都在暗暗运劲,随时准备发动雷霆一击。 只不过两人对峙了良久,宋在云却依然没有抢先出手的意思,不是因为他是长辈,想要让晚辈先出招。 而是因为张子歌给他的感觉,实在不像是一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倒像是一个已经,经历了无数风浪的隐世高手。 他就那么随意的站在那里,没有摆出任何的起手式,看似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却又好像如封似闭一般,让人找不到间隙。 宋雅儿惊呆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邋遢颓废,还带着一副极其老土的黑框眼镜的,让人觉得呆头呆脑的年轻人,竟然能够逼得爷爷如此的认真起来。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爷爷,在和人过招的时候,这么的凝重,认真了。 难道说,这个年轻人的功夫,已经达到和爷爷一样的境界了?这实在让她有些不敢相信。 人往往对于未知的东西,会产生出下意识的抵触,不相信也是因此而产生的。只不过,当现实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所有的不敢相信,也就变成了理所当然。 两人这一站,就是十来分钟,宋在云神色凝重,张子歌却是面色静如止水,不起一丝波澜。 相形之下,宋在云愈发的有些沉不住气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年轻人的面前,气势上竟然就已经在无形之中,弱了下来,再这样对峙下去,只怕会让他不战而屈人之兵。 宋在云心中骇然,自己这一生,只有二十年前,在燕京的时候,遇到那位隐世高人的时候,才出现过这样的情形。 这个……这个年轻人,难道已经可以比肩那位高人了? “喝啊!”宋在云甩开心中的杂念,一咬牙,一双暗含内劲的拳头,直扑张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