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喘着在她体内撞击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夏若曦在一瞬间就紧绷起了身子,整个人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身体本能的就要向后退去,可是自己原本就被司灏深逼在车厢的角落,此刻就算是想要退也是无处可去的。 司灏深在双唇覆上她的时候,另一只手扬起就将车子的隔板放了下来,紧接着,放下隔板的那只手紧紧的将夏若曦的后脑勺禁锢着,像是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当中。 记忆中他的粗暴带来的疼痛让夏若曦不断的想要挣开他的禁锢,只是在力气上自己向来就不是他的对手,他的挣扎,反而激起了司灏深的另外一种想法。 她发丝间传来的清香气味像是蛊惑人心一般让司灏深不自觉的沉默其中,仿佛刚才两个人针锋相对,身体里的那种愤怒感都是和另外一个人,此刻的夏若曦,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让自己难以自拔的的魔力。 呼吸渐渐的急促,而身体本能最原始的感知也在驱使着司灏深的身体。 他的长驱直入和霸道,让夏若曦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算是使了很大的力气,在他面前也不过只是凤毛菱角而已。 夏若曦的反抗和挣扎,带给司灏深的不单单是身体上的征服欲,还有来自心理上的愤怒,这个女人明明千方百计的设计自己嫁进了司家,现在又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自己,这是在欲擒故纵,还是她又什么其他的阴谋? 脑海中只是有了微微的想法,司灏深的身体就已经做出了惩罚,作为对夏若曦的惩罚,他的牙齿再一次的向着夏若曦的嘴唇咬去,仿佛让她感受到疼痛,对他来说就会高兴一些。 舌尖原本的疼痛还未散去,此刻又是被他咬了一口,夏若曦只觉得后脑勺一阵冷汗直冒,天灵盖一惊,已经意识到司灏深的牙齿想着自己的嘴唇发起进攻。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究竟还要不要自己见人了! “呜……呜呜……” 意识到司灏深的意图,夏若曦身体的挣扎越发的严重,这让司灏深的动作受到了阻碍,眸子一冷,像是置气一般的,禁锢着夏若曦后脑勺的手掌更加用力,两个人此刻,呈现着一种诡异的形象,夏若曦的脸甚至于都快被他揉进自己的面容,而她的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了。 小脸憋得通红,因着司灏深的暴虐,夏若曦此刻只觉得自己快要溺水身亡,一双手被他禁锢挤压在身后,她极力的想要挣脱出来,却总是敌不过他的力气。 屈辱的眼泪混合着难以呼吸的愤怒感让夏若曦一瞬间大脑缺氧,强烈的求生意识让她本能的抬起唯一有一点自由的膝盖,狠狠的朝着某一处顶去。 下一秒之后,夏若曦只觉得禁锢着自己的那种似乎要毁灭自己的力量忽的从身上撤回去得到微微的喘息,她贪婪的大口呼吸了两口空气,赶紧将司灏深一把推开,像是一个刺猬一样,将自己锁在角落这里,双手怀抱着肩膀呈现防备的姿态。 只是很快,夏若曦就感受到了那里不对劲,按理说,此时的司灏深不应该如此安静的,他应该骂自己,应该羞辱自己,更或者应该将自己赶下车去,可是…… 她丝毫没有听到司灏深的声音。 眉头微微一皱,夏若曦缓缓的转过头去,却在看到司灏深模样的时候怔在原地,下一秒,她整个人不顾自己的疼痛,脸色一变就像司灏深凑过去,眉眼中皆是担忧。 “司灏深,你怎么了!” 只见此刻的司灏深,那张俊逸冷酷,向来都是笃定着,仿佛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人,此刻竟然是通红着双眼,紧紧闭着双眼,那凉薄而又无情的唇此刻像是隐忍着巨大的疼痛一样紧紧的抿着,夏若曦心里一慌,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了。 “司灏深,你怎么样!” 看到这样的情况,夏若曦一颗心猛地向下一坠,在她的记忆中,司灏深是没有什么疾病的,甚至他连普通的感冒都是很少才会有的,现在这样的情况让她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脚踝现在已经是挨到地上都让她感到疼痛。 司灏深紧紧闭着双眼,身体某一处传来的疼痛让他有一瞬间甚至是眼前一黑,连一口气都喘不上,夏若曦这个女人,现在竟然还摇晃着自己,她凑上来的时候膝盖无意识的就略过自己的某一处,那原本就钻心伤肺的疼痛让他的双脸猛地又是一红,仿佛都能够喷出火来。 夏若曦根本不知道他的情况,身子凑到前面,两只手捧起司灏深的脸,一张脸上眉头紧紧的皱着,满是担忧。 因着车厢里的冷气原本就开的很足,夏若曦穿的少,身体自然就很是冰凉,此刻她的双手一触及到司灏深的脸,立刻就让他身子一顿,身体的某一处也是很没出息的又痛又难以自持。 “嗯……” 随着一声极力压抑着的声音传出,夏若曦一张脸上的担忧更加严重,而此刻的司灏深一张脸也是越发的灼热,感受到他这样的变化,夏若曦早已顾不得什么,赶紧朝着前面的司机说到:“快!去医院!” 司机一听,脸色一变,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要去医院了,而且声音还是总裁夫人传出来的,可是这按理说,总裁夫人这小身板,再怎么厉害也是伤不到自家总裁的啊。 想到这里,司机也是有些踌躇,自己向来听惯了自家总裁的吩咐,此刻倒是被别人一命令,就算是自家总裁夫人,心底里还是有些不信的。 痛意慢慢散去的司灏深一听到夏若曦这女人竟然要送自己去医院,立刻就咬牙切齿想要将她痛骂一顿,只是自己现在实在是提不上来力气,挣扎了半晌,终于开口沉沉的冲着前面说了一句:“不用去!继续开车!” 纠结的司机一听到司灏深的话,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总裁说去哪里自己就去哪里,应了一声,车子依旧平稳而又快速的行驶在路上。 夏若曦看到司灏深睁开了眼睛,原本擎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猛地放回肚子里去,眸子一亮,身子又是向前一凑,冰凉的手心覆上司灏深的额头,声音还有着微微的颤抖:“你感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