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女人在乎男人尺寸会议室在桌下含着他分身

她想过几天再说,现在解决这个问题还不算太晚。

不知不觉中,杨欣的抽泣挑起了他的肩膀,驱使他浮肿的胸膛起伏,不时蹭着罗程辉的胸口。

罗程辉脑海中闪过的念头,本想推动杨欣冷静下来,又担心此时的她神经紧张,会想得太多,于是有些进退两难。

犹豫了一下,但无意中瞥见了杨欣低垂的睡袍衣领,露出了白皙柔嫩的大皮肤,以及让心跳加快的挺拔的山峰。

罗程辉的声音开始冒烟,裤裆也渐渐不老实了。

他从未想到杨欣没有穿内衣!

第九章

罗程辉暗暗提醒自己,这个干枯的女孩不知道她遭受了什么样的不公正。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她对此不能有任何想法。

然而,他逃避得越多,他的思想就会一直朝那个方向漂移,他的视线会一直盯着杨放松的心灵。

杨欣抓住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哼了一声。

罗程辉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说:“小欣,这里有个父亲。记住,不管外面发生什么,回家都是安全的。”

听完罗程辉的话,杨欣的苦涩终于减轻了。

她知道,即使全世界都对她露出尖牙,继父罗程辉也会张开他的心扉,紧紧地保护她。

罗程辉也不想利用别人的危险,尤其是这一个是他的女儿。

只有春光在杨欣的胸前隐约可见,太强烈了,让他无法假装没看见。

杨欣断断续续地抽泣着,衣服里丰满的身体不停地抚摸着罗程辉的胳膊。

这个地方柔软而富有弹性,世界上没有什么能与之媲美。罗程辉甚至能隐约感觉到一些微小的粒子直立在上面。

罗程辉搬了π股,藏在他们旁边。

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他真的很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地做一些让人和神生气的事情。

这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但杨欣会错的,立刻撅起嘴说道,“爸爸,你抛弃我了吗?我很讨厌,不是吗?”

罗程辉想解释,杨欣打断了他,“我知道我不是灾难,妈妈不要我,你也不要我……”

说着,她的鼻子翻了起来,红肿的眼睛更加憔悴。

罗程辉无奈,只好再次靠近,将她搂进怀里好安慰,像哄孩子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欣哭累了,趴在罗程辉腿上睡觉很是因为那是跪着的姿势,她的衣领裙完全敞开,原本藏在完美的酮体中,然后毫无保留地展现在罗程辉面前。

在这迷人的景象的刺激下,罗程辉的裤裆燃起了火焰。它像炽热的铁棒一样痒。

犹豫片刻,终于忍不住了。

他试探性地叫了杨欣的名字,并连续叫了几次。女孩没有回应。看起来她太累了,睡得很香。

罗程辉屏住呼吸,大手搂住杨欣的肩膀,摇晃着进入她的脑海。

手腕被衣服完全盖住后,罗程辉突然哆嗦了一下。

他害怕吵醒杨欣,甚至不敢动他的手指。他只是握住手掌,轻轻地在杨欣华丽的丰满上来回摩擦。

揉了两分钟后,杨欣仍然呼吸均匀,没有睁开眼睛的迹象。

罗程辉欲火焚身,变得更加大胆。他立刻闭上手指,回忆起和杨欣的母亲亲热的情景,手里捏着大馒头。

按照罗程辉的初衷,敲打着女孩的胸膛,他不得不撤军。

然而,人性的弱点是很难满足自己的。

打了几次之后,罗程辉甚至产生了进一步的想法。

利用杨欣的不敏感,他把她的睡衣两边的肩带钩住,慢慢地把它们褪下来。

布料从杨欣光滑的白皮肤滑落到腰间。

最后,当睡袍冲破某种障碍猛烈滑动时,杨欣的白得耀眼,丰满,他在身下飘动。

亲爱的。

罗程辉眼睛直直的,差点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第十章

在过去的十年左右,罗程辉从未想过要找个妻子。

他不确定继母是否会对杨好。为了成为一个女孩,过上安逸的生活,他只能感到委屈。

但他毕竟是个男人。

但是每个人都无法抗拒像杨欣这样的生物。

更不用说,罗程辉还是一个戒了十多年的人。如果他收集了他浪费的所有宝贵的钱,估计他可以装满一个大水箱。

罗程辉的思想变得越来越,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应该穿上杨欣的内衣。

这么一走神,手的力量失去控制,更重了,杨欣吓了一跳,罗程辉以为她醒了,吓得像石头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他心里哭了,完了完了,女孩的睡衣脱了,没有解释的余地,以后女孩要怪,恐怕只有死道歉了。

谁知道,杨欣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轻轻拧了几下,用胸口凸出的小点在罗程辉手心摩擦。

微微颤抖,杨欣的呼吸渐渐粗粗,偶尔咬下下唇,似乎特别享受。

罗程辉迷惑不解,下意识地配合她的动作,加大手的力量,立刻发现了杨欣现出的旋律。

事实上,杨欣醒得很早,发现罗程辉很不守规矩,还在吃她的豆腐。

但此刻她的心一片混乱,思绪不清。

几次把罗程辉推开,此时的动作又突然想起,上次罗程辉胯下那件事震惊了她。

尤其是在被郑军的那只动物利用后,杨欣对男人的渴望在不知不觉中被激起,尽管他很生气也很伤心。

所以她只是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从名字来看,罗程辉是她的父亲。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出了什么事,光是村民的唾沫就能淹死她,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如果从血缘关系上讲,罗程辉与她无关,如果不是嫁给黄明超,她嫁给罗程辉是合理合法的。

随着罗程辉漫不经心的调情,杨欣感觉到他的大手掌就像一块滚烫的石头,点燃了他的皮肤。

无形的火焰向前涌动,沿着神经一波又一波地蔓延,最后聚集在小腹下,令她头晕目眩。

杨欣紧紧地咬着嘴唇,但最终他没有忍住。他断断续续地哼了一声。

看到杨欣低低的呼吸诱人,白皙柔嫩的皮肤渐渐变成粉末,像成熟的桃子到了最佳采摘时间,罗程辉顿时忍不住了。

他的喉咙里似乎卡了一根鱼刺。他必须马上做点什么来缓解无法忍受的不适。

他不再满足于玩弄女儿丰满的乳房。

凭借杨欣光滑的皮肤,罗程辉的大手慢慢滑下腹部,向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走去。

罗程辉甚至怀疑时间是静止的,但是双手之间的距离却长达几天。

他的手从哪里滑走了,杨欣的肌肉突然收紧,罗程辉能清楚地察觉到这个干涩女孩的反应,但他没有多余的想法要考虑。

教女醒了吗?

他犹豫了两秒钟,终于做了一次思想斗争,终于提醒了杨欣内衣的蕾丝,轻轻地把手伸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