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去健身房练双人瑜伽大佬,给你我的小心心

身体周围散布着无数微弱的光点,灵魂也在慢慢消逝。

与此同时,他的眼睛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进入眼睛的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色的火焰和刺耳的惨叫声。

地狱!见鬼。

这是叶林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强大的恐惧瞬间吞没了他。

他的灵魂下意识地穿过空,光点仍然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从他的灵魂体中漂移出来。

他眼中的地狱世界越来越清晰,可以听到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在呼唤他。

这时,焚烧炉中叶林的尸体几乎被烧光了,灰烬中的一个玉坠突然在火中闪着光。

这是叶林祖父去世时留给他的。因为他很小,他妈妈没有在他穿裹尸布的时候特别脱下来。

吊坠的光变得越来越强烈,然后砰的一声爆炸了。一缕明亮的绿光突然从吊坠中跳出来,附着在叶林的灵魂上。

这时,他脑海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我是你祖先的圣人。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继任者。我必须行医,行医,拯救世界。”

然后声音消散,大量的信息突然涌入叶林的脑海,祖先们的医疗技能、精神实践和一些旅行经历涌入叶林的脑海。

读着我脑海中的信息,叶林感到非常兴奋,仿佛他已经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但是这种兴奋转瞬即逝。传播秘密艺术有什么用?我已经是一个要下地狱的死人了。

这个想法闪过,叶林脑海中突然跳出了一个关于复活的记忆。

记忆表明,通过复活技术,那些死后灵魂没有散去的人可以在他们的领地上重生。

然而,叶林的尸体在大火中已化为灰烬,但幸运的是,也有关于尸体复活方法的损伤记录,“尸体已被摧毁,鬼魂已被融化,已被发现并附着。”

叶林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他的身体已经受损,如果想复活,只能通过复活术变成鬼魂,找到别人的身体附肢。

你知道,在人类意识中,鬼魂是的化身。此外,如果你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这难道不等于变相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吗?

犹豫的功夫,叶林的灵魂变得越来越虚弱,只留下一个幻影,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叶林咬咬牙,看着尸体已经被推进焚烧大厅,突然想到,不是死人,活死人应该没事吧?

几分钟后,叶林来到青海最大的植物人护理中心。

许多素食者都是无意识的,不可能一辈子醒来。他们只和他们的身体一起生活。叶林认为选择这样的人来占有并不是在杀人。

起初,叶林挨家挨户寻找合适的身体。

然而,我发现我的意识越来越弱,很快就会被消除。来自地狱的召唤变得越来越迫切。

叶林没时间多想,虎视眈眈地看着一个20岁的男性蔬菜,念着复活,突然蹿进一缕白烟,不顾一切地钻了进去。

“你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耳边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尖锐的尖叫,接着叶林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当叶林再次醒来时,他只感觉到强光,过了一会儿才习惯。往下看,他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叶林激动得差点叫了出来,突然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地扯下针管,然后跳下床,但双脚落地,身体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也许这个年轻人的肌肉由于长时间躺下而轻微收缩。

叶林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抬头看着眼墙上的日历。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他感觉到寒冷的温度从他的手里传来。他想做梦。他昨天死了,但今天他复活了。

经过一点活动,他习惯了这个新身体,然后他冲出了医院。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去看他的母亲。

这时,包子店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吵着要叶林的妈妈还钱。

为了在叶林经营,叶林的母亲借了几十万高利贷。当她得知叶林已经死了,歹徒们急于讨债。

“别担心,我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卖掉商店,把钱还给你。请先离开。”

叶林的母亲恳求她的眼睛红肿,希望尽快把它们送走。她的儿子刚刚离开,她不想让他焦躁不安。

“草,你这破商店只值几个钱,你儿子已经死了,我们一离开,如果你跑了,我们不在乎谁要钱?”领头的黄毛混混破口大骂道。

“放心吧,我不会跑的。我一有足够的钱就还给你。”

"不,不管我们今天说什么,我们都得拿钱!"黄茂态度坚决。

“但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了,你知道,为了治好我儿子,所有的钱都花光了……”

叶林的母亲心如刀割,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恳求。

“没钱就好。让我想想,你可以把你的破房子转让给我们,然后还债。”黄毛的眼睛转来转去,揭示了他真正的目的。

叶林的母亲有点震惊。这所房子是叶林的祖父留下的。虽然它很旧,但位置很好。根据青海目前的房价,它至少可以卖200万到300万元。他们只是在抢劫。

但是现在我儿子死了,我的家人也走了。保留房子有什么意义?如果我还清债务,我就能安全地走了。

想到这里,叶林妈妈绝望地点点头,刚想答应,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雷鸣。

“不!我们的房子至少值几百万美元,你在抢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