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她两瓣花唇做检查_洁白如云

只闷闷的坐着。

他的酒似乎也醒得差不多了。

很快了我说地方,他停车。

我本该这样跳下车,可强烈的不甘让我做了一件事:我按住他,吻了他,还飞快翻到驾驶室里,跨坐在他的身上。

我吻得很用力,几乎是撕咬一般。

靠窗那只手在车门上找着,直接把车窗关上。

炙热的呼吸,好闻的酒香,他反抗得很力不从心,很快遂我的意,将座椅放下,还把车灯关了。

我毕竟不是很会,他的技巧很多。

进去的过程中,当他碰到阻碍的时候,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惊愕,随即是复杂,挣扎。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不是男人?”我问。

他不再犹豫,使劲顶了进去

第6章

我痛得浑身发抖。

那天晚上,他用一夜时间证明了他是不是男人,也证明了行不行。

除了那一瞬的疼得发抖外,后面的过程,我几乎是无感。

我不知道人们为何热衷于做这档子事,但我不敢问。

不但不敢问,我还要装作很喜欢。

那啥片子我看过,认真学习过,也听姐妹们讲过她们的经历,知道男人不喜欢女人那时候像哑巴,像死鱼。

我学着那啥片子里的女主角,先是拖长声线“恩”了一声,假装很享受的样子,再紧接着,便是配合他的节奏叫。

也不知是我脸上表情太不到位,还是其他地方的露了馅儿,总之,被他看出来了。

“不会叫就别叫,假。”他说。

我果然就不叫了。

我的手抱着他的后背,他的腰。

他的身材可真好啊,富有弹性的皮肤,紧致的肌肉,和我上次接那个老头子截然不同。

我多摸了他几把,他的兴致倒是更好。

再后来,我有没有享受到我已经不记得了,就记得天蒙蒙亮时,有人拍打我们的车

后来,他给了我五万,从他车子的后备箱取出来的,他用一个手提袋装着,递给我时,他说:“等银行上班了,赶紧存起来,放家里不安全。”

“好,谢谢老板。”我甜甜的说。

我再看过他车上的血迹:“抱歉,把你车弄脏了。”

他笑着摇了下头,下巴朝副驾车门方向微抬,示意我下车。

“你下次还找我吗?”我问。

他愣了下,摸了摸他的唇,意犹未尽的样子,一边点头一边点评:“技术太差,接个吻像狗啃骨头一样。”

“我会努力学。”我忙着说。

很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再次回忆那时,我想我当时的模样,肯定像极听话的学生。

他笑着点头,我心满意足的离开。

下车后,我发现我的腿一片酸软,果真和小说里写的一样。

亏得天色还早,路上行人也很少,我扶着墙,穿过一条街,这才到了我居住的出租屋路上。

那5万块钱,我当天就存了。

幸好我听了他和梅姐的话,没把钱留在屋子里,后来,我住的那一片发生了一连串大案。

全是入室抢劫杀人,死的全是干我们这行的姐妹。

这事后面会写,那年头喜欢看新闻的人也许会有印象。

.

那天之后,我休息了好几天,正所谓手有余粮,心头不慌。

我回学校上课了。

那一年,我大三。

很多人知道我在外面住,但他们不知我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我家里如何。我很少与他们交往,在我看来,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们或出生在优渥的家庭,也或者家庭情况不好,但总算有人管他们,努力赚钱给他们交学费,还给他们生活费。

我不同,没有人管我。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人管我了,也或者说,没有人要我了。

我爹妈在我小学的时候就离婚了。

我爸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揍人,酒醒了就哭着跪着求原谅。

他揍我妈,也揍我,我妈为了保护我,经常被揍得鼻青脸肿。

我妈是爱我的。

我深信她是爱我的,否则,她怎么会用她的身体替我挡住我爸的拳头。

也正因我深信她是爱我的,所以,我至今不明白,在我六年级那年,当她和我爸离婚时,她为何不要我。

第7章

那是个冬天,当时正是寒假。

我不知道他们为何要选在寒假办离婚,那天之后,我无数次想,若他们选在平时我要上课的时候离婚,不让我知道,那该多好。

我还记得那天早上,我们一家人在吃饭,我妈忽然说:“囡囡,你一个人在家做作业,我和要出去办点事。”

我说:“好,我中午要不要煮饭?”

我妈说“不用,我和很快就回来”,说着,她揉了揉我的脑袋。

我当时没多想,也没注意我妈的眼睛红了。

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我都闻到隔壁饭菜的香味了,我爸和我妈还没回来。

那时住的是筒子楼,一门一户,每家有两个房间,里面的大房间是卧室+客厅,外面的小房间是厨房+饭厅,厕所分布在每个楼层两头,属于公用。

我饿了,便走到厨房,开始淘米做饭。

昨天还有剩菜放在桌子上,我打算饭做好后,就把饭舀在其中一个菜碗里,菜一会儿就热了。

那样的饭,有油有肉有味儿,我可喜欢吃。

“囡囡,你怎么还在家里?”

隔壁张婶恰经过我家门口,言语中吃惊的味儿我至今记得。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在家做作业啊!”

“你还做什么作业?妈都要离婚了!你还不赶紧去劝?!”张婶语气很急,“就在外面院子里!”

我一听,整个人都傻住了,几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