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了我别打太疼_老公活好老婆幸福吗桃花朵朵开

  

突然微微一笑一指淑秀对刘大埋汰说道:“你想知道?这简单啊,等会我就把淑秀姐姐给干了,回头一问她便知道。”说完林聪把肚子往淑秀面前一挺。

  

  

淑秀听了,立刻撒泼,把磨盘大的往林聪面前一撅,“你来啊?你来干我啊?我怕你啊!我淑秀是什么人啊!”

  

 

  

刘大埋汰见林聪如此戏弄他们两口子,立刻火起,抓起旁边地上一块半截砖头就要朝林聪冲过来。

  

 

  

林聪微微一笑,随即,双手握拳上举,接着浑身用力臂肘弯曲,摆了一个大力神的造型。

  

 

  

“哇!”旁边的几个娘们赶紧拦住刘大埋汰,免得发生血腥事件,拉住了刘大埋汰,回头在看林聪这造型时,露出了一身的腱子肉,都不由得一阵惊呼。

  

 

  

刘大埋汰被几个娘们给拉开后,依然不服气,用手指着说道:“林聪,你肯定是把你堂嫂给干了,不然你发什么火?”

  

 

  

淑秀也气不过了,你在林聪的气头上又说了一次。“别说了,回家去。别没事找事。”

  

 

  

林聪眼睛一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想罢,他抬腿“蹭”的一下窜了出去。双手抓住刘大埋汰衣服的两肩,猛的一轮,那刘大埋汰由于一片树叶被风吃起一样,摔在了柳树上。

  

 

  

“林聪,你过份了啊!”尽管淑秀泼辣,但林聪就这样把自己的爷们给扔起来,这让淑秀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谁说的林聪过份了?”这时支书老婆王桂梅从旁边走了过来,脸一冷又问了一次“是谁说的?”

  

 

  

淑秀一看是支书老婆,立刻闭嘴。虽然淑秀以泼妇著称,但支书老婆王桂梅也是“一只小辣椒”啊,和她淑秀有一拼,在加上她是支书老婆的头衔,这让淑秀不得不闭上了嘴。

  

 

  

王桂梅见众人都不吱声了,笑笑对众人说道:“今儿有个事正好跟大家宣布。从今天起,林聪就是我和支书的干儿子,有谁跟林聪过不去,就是跟我王桂梅跟村支书过不去,都清楚不?”说完一阵“哈哈”大笑,便拽着林聪的胳膊把他给拉走了。

  

 

  

“王桂梅是啥意思?为啥要收林聪当干儿子?”

  

 

  

“还不是因为支书两口子都没孩子吗?”

  

 

  

王桂梅和林聪走后,身后的娘们们又接着开始议论起来。

  

 

  

二人先是来到龙小玉的家里,看看龙小玉的情况。龙小玉此时的状况比上午要好一些了。隔壁的大婶正在给龙小玉做午饭。王桂梅和林聪便在这一起凑合这吃了。

  

 

  

临走时王桂梅给龙小玉扔了一点钱,以表示对龙小玉的同情,也是昨晚支书老婆对村民的一点关爱,并叮嘱隔壁的大婶,晚上就住在龙小玉这里,给龙小玉做个伴,免得龙小玉想不开,发生点什么意外。

  

 

  

“走啊,晚上去婶家吃饭,以后婶家就是你的家。”王桂梅和林聪离开龙小玉的家里后,便对林聪说道。说完对林聪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林聪朝王桂梅一挤眼睛说道:“好的,做点好吃的等我。我去趟村长家。跟村长老婆谈谈。”

  

 

  

王桂梅眼里含春朝林聪笑笑,“悠着点,别累坏了身子,婶子还要用呢!”

  

 

  

“林聪的家伙这辈子都是婶子的了,放心吧!”

  

 

  

林聪这话说得王桂梅又是浑身一阵酥麻。

  

 

  

林聪朝村长郝德顺家里走去。

  

 

  

许婷许璐两姐妹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许璐靠在姐姐许婷是身上。许婷拿起一粒葡萄放到许璐嘴里。

  

 

  

林聪敲门进来后,姐姐许婷一抬头,“哎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咋了?想我妹妹了?我妹骚不?”说完把许璐的衬衫领子往两边一拉,把许璐的给露出来了。

  

 

  

许璐一拉衣领回道:“我骚?我哪有你骚。林聪,赶紧把我姐给上了,她家的黄瓜都不知道被她夹断多少根了。”说完,一拉许婷的裙子,把许婷的透明裤衩给露了出来。

  

 

  

“哇!”林聪心里感叹,这裤衩真的是太薄了,那黑色的区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裤裆里的家伙又要抬头了,他努力的夹了一下腿说道:“我是来问问村长那村会议的事。”

  

 

  

“放心吧,有姐姐在,就不会有村民会议。”许婷眼里含春的看着林聪说道。

  

 

  

“那就谢谢了。”林聪看着许婷,不停的在她的打转。

  

 

  

自从许婷许璐二人一起钻了林聪大机柜后,二人的感情又增进不少。

  

 

  

却不想许璐掀起许婷的裙子,一指她腿间的裂缝说道:“你该感谢姐姐下面的这张嘴,若不是它说动了村长,村长会同意吗?”

  

 

  

“切,”许璐嘴一撇,用手一指自己的嘴,说道:“你可说错了,我是用上面这张嘴侍候好村长的。”

  

 

  

“姐姐这么厉害,我好崇拜你呦!”说完朝林聪一摆手说道:“姐姐也想让你干一回,正好我在旁边学习学习。”

  

 

  

这话说得林聪差点没。“做这事的时候旁边有站个学徒的吗?”

  

 

  

“你出去,我们不招学徒工。”说着就把许璐往门外推。

  

 

  

“好好好,我走,我去给你们望风。你们耳朵都立起来,听到我喊来客啦,你们就赶紧穿衣服。”许璐往门外走了两步后,突然转身回来。看到许婷正要脱林聪的沙滩裤,这时她又补充了一句,“姐姐,他那家伙吐出来的东西记得给我留着。”

  

 

  

“知道了啊,你赶紧滚,烦不烦呢?”许婷拽着林聪的裤子,看许璐还没出门,急的一跺脚。

  

 

  

姐妹果然是姐妹。同父同母的二人身体里面给林聪的感觉居然是相同的。而外面的不同是因为姐姐许婷因生过小孩而使得自己的比许璐更宽,再就是自己肚子上比许璐多一条剖腹产产生的暗褐色的刀疤。

  

 

  

叫声也会略有不同,许璐更大胆些。林聪带给她的感受绝不隐藏。身体的任意扭动和声音的释放绝对是最自然的,毫无半点做作。

  

 

  

而许婷的叫声更像是一种呢喃,轻声软语,给林聪一种柔弱无骨的感觉。林聪不得不卖着力气,想尽全力的让许婷大声的叫出来。可是任凭林聪如何努力,许婷痛苦处扭动着身子,当想大声的喊出来时,却把自己的白色透明小裤衩咬在嘴里。

  

 

  

其他的,诸如的形状,毛毛是生长状况,以及蚌肉和蚌肉上的小珍珠都是一样一样的。

  

 

  

尽管是一样的,但许婷因为生育过,所以许婷的揉搓起来更柔和。而许璐的更有弹性。林聪喜欢看许璐的两个,在她两腿间用力的时候,许璐那两个结实的大便会尽情的跳跃着。

  

 

  

而林聪更喜欢让许婷用她两个柔软的,把他大家伙夹住。二人一起看着林聪的大家伙在许婷的奶沟内露出来,又有缩进去,如此反复。

  

 

  

林聪甚至奇怪,就算是孪生姐妹,那菊花也不会一样啊?可偏偏姐妹二人的菊花周围的颜色和褶皱都是一样的。

  

 

  

甚至于姐妹二人用嘴套弄林聪的大家伙的感觉,还有女人那地方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干两个等于干一个一样一样的。”林聪心里笑道。

  

 

  

就在林聪快喷射的时候,许婷把许璐给喊了回来,因为许婷知道许璐需要林聪那大家伙吐出来的东西,好让其搞大许璐的肚子。

  

 

  

许璐得偿所愿,林聪喷发了两次,全都给了许璐。许婷的确是有姐姐的样子,时刻都在顾虑这妹妹。

  

 

  

就连林聪在自己身后冲刺的时候,都不会忘记提醒林聪,“不要吐到我的肚子里,一定要给许璐。”

  

 

  

一切归于平静后,许婷许璐二人托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努力的穿好了衣服。现在可是白天,即使是村长不会来,也可能会有其他的村民过来找村长。

  

 

  

可是任凭许婷许璐怎么找,也找不到自己的裤衩。

  

 

  

林聪坐在对面沙发上,看许婷许璐在找着什么,用手指勾着许婷的裤衩,在手指上不停的绕着圈圈摇晃着。说道:“别找了,你要找的在我这里。”说完,林聪将绕在手指间裤衩衩很自然的的往自己的裤子口袋里一塞。

  

 

  

“你拿走,我这不是光了吗?”许婷无力斜靠在炕边说道。

  

 

  

“你就没有别的裤衩?”林聪说完点燃一支烟,然后朝许婷挑挑眉毛。

  

 

  

“肯定是想时,你不在身边,只好拿着带着你味道的小裤衩了。哈哈。”许璐接过话来回道。说完拍了许婷一下。那许婷的抖了三抖。

  

 

  

“我回来了。”随着郝德顺的一声说话,随即他的人也走进了房间内。

  

 

  

当走到房间内见到林聪先是一愣,想起和林聪的矛盾,但是这是在家里,想想还有老婆和小姨子在这,如果起冲突,他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随即堆起满脸的笑说道:“林聪来了。”

  

 

  

林聪冷冷的回道:“我来就是问问村民会议的事。”

  

 

  

“什么村民会议,没有的事。”许婷赶紧接口说道。

  

 

  

许婷知道林聪是个毛头小子,脾气倔。如果真的和郝德顺杠起来,那后面的事情还真的不好解决。随后说道:“林聪,你的事我来处理,你先回去等结果。”

  

 

  

说完便拉了一下林聪。林聪也知道这会如果和郝德顺吵起来是没有好结果。好在他已经把许婷征服,许婷肯定会帮他说话。

  

 

  

随后起身笑着对郝德顺说道:“村长,那我就先回去了。啊,改天请大家吃饭,那什么……我的回去看看参地了。”

  

 

  

虽然林聪并不怕郝村长能整出什么幺蛾子,但不怕归不怕,没必要招惹的麻烦,林聪还是不会去招惹的。

  

 

  

从郝村长家里出来,许婷替郝德顺把林聪送了出来。趁左右没人,许婷以飞一般的速度在林聪的嘴唇上来了个蜻蜓点水。

  

 

  

刚一进支书冯永贵家里,就见王桂梅在厨房里忙活着。

  

 

  

王桂梅手里端着半盆米,抬头一看是林聪来了。本来是一张平静的脸,立刻绽放起鲜艳的花朵。

  

 

  

“赶紧屋里坐,桌子上有李子,自己拿着吃。”王桂梅看着林聪的脸说道。之前看林聪虽然帅气,但也是一般般。但是这几天看到林聪,却是越看越爱看,越看越好看。

  

 

  

“不用忙活了。”林聪说完,从背后抱住王桂梅。两手从衬衫下摆一直伸到王桂梅的胸前揉搓着。

  

 

  

王桂梅浑身一阵酥麻,手里的大米差点没弄洒了。

  

 

  

揉搓完王桂梅的,林聪有把手从王桂梅的裤腰里伸了进去,用手指帮王桂梅梳理那杂乱的茅草地。

  

 

  

“聪,我现在好想要啊!好想让你插进来?”王桂梅靠在林聪身前,用头发蹭着林聪的脸颊,翘起蹭着林聪裤裆里的家伙,呢喃的说道。

  

 

  

“这简单。”林聪说完,把王桂梅的裤子解开往下一拉,王桂梅的大白便露了出来。

  

 

  

“啪啪”林聪在王桂梅的大白上拍了两下,片刻后,五个手指印便印了上去。

  

 

  

林聪把沙滩裤往下一拉,手一推王桂梅的后背,把王桂梅压在厨房的案板上,就是一顿猛干。

  

 

  

就在二人干的风生水起的时候。院子外面一阵老“幸福”摩托的“突突”声,把兴奋中的林聪给浇了一盆冷水,拔凉拔凉的。

  

 

  

林聪刚忙帮浑身发软的王桂梅提起裤子,之后又给自己提起裤子。

  

 

  

支书冯永贵进屋一看,王桂梅正用胳膊拄着案板在喘息着,在看看林聪就站在旁边,一种不祥的感觉钻进脑子。

  

 

  

“你们在干什么?”冯永贵立刻问道。

  

此时冯永贵问的是“你们在干什么?”而不是问王桂梅“你怎么了?”,足可以看出冯永贵对王桂梅现在的感情如何。而王桂梅在林聪的胯下,也足可见王桂梅对冯永贵的感情如何。

  

 

  

此时王桂梅还没从兴奋中缓和过来,身子依然在颤抖。林聪看了一眼王桂梅赶忙接口说道:“我也是刚进门,就见婶子捂着肚子爬在案板上,我问婶子怎么了,她也不说。我问要不要送她去卫生院,她摇摇头。”此时的林聪一脸的无辜样。

  

 

  

“我没事,刚刚小肚子有点痛,女人病,不要紧的。”王桂梅深吸了一口气后,满脸通红的直起腰来。

  

 

  

“哦,没事就好,如果真是哪里不舒服就让林聪带你去卫生院瞧瞧。”说完背着手走到屋里。

  

 

  

王桂梅在冯永贵身后,朝林聪一挤眼睛。

  

 

  

林聪趁冯永贵转身的时候,在王桂梅的上摸了一下。

  

 

  

“林聪啊!这边坐。”冯永贵将林聪让到沙发上,从果盘里拿出几个李子放到林聪手里。接着说道:“你婶子都和你说了吧?以后啊,这里就是你的家,自己有啥事,有啥难处就跟叔说。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客气了。”

  

 

  

“谢谢叔。”林聪笑着说道。同时心里也在想“何止是一家人,我们还是一担挑呢!”

  

 

  

所谓一担挑是本地方言,也有说是连襟的。也就是姐妹二人的男人之间,便是连襟关系。

  

 

  

“对了,林聪。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首先,我的意见是你父母承包的参地转由你继续承包。至于村长那边,我在跟他说说,问题不大。这个就不用担心了。其二呢,按乡里的要求,趁着农闲,得把村里到乡里送粮的路修一下。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所以的趁秋天农忙前把路修好。

  

 

  

我的意思是让你承包,村长郝德顺的意思是让他的小舅子许老三负责。

  

 

  

而郝德顺的意思是如果由你负责修路,那么你承包的地,就必须收回。收回你的地肯定是不行。如果修路全让许老三负责,那就没我们爷俩什么事了。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修路的费用主要由乡里拨款,村里在出一点。所以这里面还是大有油水的。你现在一个人,家境不好,这点事叔还是想帮衬你的。

  

 

  

正以为如此,我和村长争执不下。最后决定,你们二人各负责一半。”

  

 

  

这时,王桂梅端着一壶开水进来,郝德顺从茶几底下拿出茶叶。

  

 

  

王桂梅故意走到林聪的对面弯下腰。将领口内的春光露给他看。可是旁边就坐着冯永贵,林聪只能强忍着,把目光转向冯永贵。

  

 

  

“叔,我没做过工程,有问题您老得帮衬下。”林聪没有推迟。

  

 

  

他知道,这修路是美差啊!这村里的送粮路隔两年就要修一次,每次修路哪个组织者不是赚的盆满钵满?

  

 

  

林聪明白,冯永贵把林聪推到前面肯定是有私心的。如果交给别人哪会有他什么好处?

  

 

  

“哎~你说这话可就把话说远了,我们是什么关系?放心,一切有叔在。”冯永贵拍着胸脯说道。

  

 

  

“谢谢叔。”林聪端起茶壶给冯永贵面前的茶杯倒了半杯。

  

 

  

这时王桂梅把折叠的方桌放好,在桌子周围摆了几把椅子,“行了,你们爷俩先别唠了,赶紧上桌喝酒吃饭。”

  

 

  

林聪看着王桂梅忙来忙去好个羡慕。

  

 

  

王桂梅坐下后,拿起酒瓶给三人面前的酒盅里倒满了酒,在冯永贵的带头下,三人连喝了几盅。

  

 

  

“叔,跟您商量个事?”林聪放下酒盅问道。

  

 

  

冯永贵一抿嘴唇,转头看着林聪。

  

 

  

“叔,能不能把修整河道的差事给弄下来。”

  

 

  

冯永贵一听眉头一皱,心道:“这小子年龄不大,胃口不小。”于是连连摇头摆手说道:“你第一次做工程,先把路修好再说。”

  

 

  

“叔,我是这么想的,”林聪说了一半,拿起酒瓶给冯永贵和王桂梅面前的酒盅倒满酒后接着说道:“叔,修路得用河沙和鹅卵石啊。我们正好用清理河道的鹅卵石和河沙修路。而且清理河道和修路可以用一拨人,这样人工和材料我们都可以剩下一大笔钱。况且许老三也要下河挖沙、挖鹅卵石,那这笔修河道的钱不就也省下了吗?侄儿想把剩下的钱孝敬您。”说完林聪笑眯眯的看着冯永贵。

  

 

  

“不用不用,都是一家人,哪能那么客气。”冯永贵嘴上说着不用,但从他笑眯眯的表情上来看,还是有很必要的。

  

 

  

“的确,”冯永贵心里想。“村里的小河一到了秋天雨季便要涨水,沿河两岸的庄稼没少让这条小河个糟蹋。如林聪所说,不但可以造福乡里,而且还可以省下一大笔钱。”

  

 

  

“老头子,我看林聪说的可行。”王桂梅此时也是听明白了。

  

 

  

冯永贵也点点头。“林聪说的对,明天我就去乡里找徐说说。看上去是两个工程,可实际操作起来那就是一个工程。”

  

 

  

“看,还是我儿子聪明吧!”王桂梅说完便举起酒杯。

  

 

  

这顿酒,冯永贵没少喝。如林聪所说,那这两个工程并到一个工程来实施,的确是个好方法。此时冯永贵时候看到了一打打的钞票在眼前晃动。

  

 

  

王桂梅吃的快,见冯永贵和林聪都没少喝酒。酒醉后肯定是要躺下睡觉的。

  

 

  

“林聪,晚上在这住,喝了酒再走夜路很危险的。”王桂梅很是关心的说道。

  

 

  

“对,就在这住,自己家。”冯永贵瞪着通红的眼睛,坐在椅子上摇晃着。

  

 

  

而对于林聪来说,这点酒仅仅是有一点点晕而已,算不上是醉。

  

 

  

“不行了,叔喝不下去了。”冯永贵又喝了两杯后,便朝炕上爬去。

  

 

  

在农村,本是一铺通炕。如果有客人,是按照男男挨着,挨着,夫妻挨着睡的。也就是说从炕头算起,王桂梅要睡炕头,接着是冯永贵,最后是林聪。

  

 

  

林聪年轻火气大,如果睡炕头会上火。所以年轻人或小孩一般睡炕梢。

  

 

  

可是冯永贵喝多了,晕头转向的爬到炕上,便睡在了炕头第一个。

  

 

  

王桂梅看着冯永贵睡的位置,又转头看着林聪媚笑了一下。

  

 

  

林聪看着冯永贵,自己也挠挠头。剩下王桂梅和林聪,是怎么睡都没关系了。

  

 

  

等王桂梅收拾好碗筷,挨着冯永贵躺下后,林聪只能挨着王桂梅躺下。

  

 

  

关了灯后,在酒精的作用下,林聪有些迷迷糊糊的想睡觉。就在这时,一件什么东西盖在脸上,随即一股女人的味道直冲鼻孔。

  

 

  

“裤衩,是王桂梅的裤衩。”林聪将裤衩攥在手里。接着另一只手朝王桂梅那边摸去。

  

 

  

“,肥大肉乎乎的。沟里还是湿的,这是准备挨干啊!”林聪摸到了一个大。

  

 

  

此时王桂梅背向林聪,将努力的向林聪这边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