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肌肉种马_啊 轻点 办公室 好大h

被韩天推到了大腿根处,所以他的手轻松探进了那隐秘地带。

手指揉在内库外,韩天不禁勾着嘴角笑起来,这小妖精,居然已经湿成这样,看样子家里那个男人平时都没办法满足她。

游刃有余的手指摩擦在内库外面,苏小颖本该立马拒绝。

苏小颖的手软软的捏在韩天胳膊上,反抗的力量逐渐消失。

察觉到苏小颖渐渐变软的身子,韩天知道苏小颖是要妥协了,他伸手拨开她的内库,两只手指温柔的插入。

“啊!

发痒的地方终于得到了充实,瞬间的舒适让苏小颖忍不住叫了出来。

。....韩经理....”.

怀中的人已经彻底红了脸,张着嘴,水汪汪的大眼睛惹人怜爱。

“舒服吗?”韩天坏笑一声,手指快速抽动。

噗嗤。

不断抽动的手指让苏小颖**发出了噗嗤的水声。

这小妖精,水实在是太多了,他好想尝尝下面的液体是不是和口水一样香甜。

突然的*让她身体颤抖了一下,下意识抬手,用手抓住双腿间的脑袋,微微用力,想让那脑袋埋的更深。

这香甜的味道他再熟悉不过,,才能有这样干净的味道。

好喝!

安静的办公室传来吮吸的声音,苏小颖咬着嘴唇,,还好她还能忍得住,要是真尿出来,就太羞耻了。

“经理....”

“是不是要来了。”韩天抽出舌头,以画圈的形式在苏小颖阴D_上小凸点快速来回拨弄。

"....苏小颖咬着嘴唇,轻轻哼唧了一声,眼神迷离。

看见苏小颖动情的模样,韩天知道前戏做到这里差不多了。

他邪笑一声,缓缓将苏小颖的裙摆推到了小腹位置,扯下苏小颖的内库,掰开双腿,那流着甘泉的神秘草丛顿时暴露在他眼前。

“我让你舒服了,现在该我爽了.."韩天脱下自己的裤子,压在苏小颖身上,肿胀充血的*,一点点往山洞里挤去。

第7章

感受到摩擦在洞口的硬物,苏小颖惊慌不已,想要推开韩天,却全身都没有力气。

韩天明明答应不做这种事情的。

软绵绵的力量反而惹的韩天迫不及待,他抓着苏小颖双臂举过头顶,直接将人压在办公桌上。

“啊!”

韩天扶准位置,准备进入这梦寐以求的地方,苏小颖也是发出一声娇喘,不再反抗,好似认命了一般。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有人吗?我是小丽,我落了钥匙在里面,能麻烦帮我开门吗?”

操!

韩天想要破口大骂,都进去半截了,居然这个时候来人了!

苏小颖因为抗拒,导致韩天磨蹭了好一会儿都没办法进入,他刚准备强行挺进,却被敲门声给打断。

这小丫头,真是坏了他的好事。

韩天朝门口走去,苏小颖也身体微微颤抖的站起身来,赶忙整理好衣服从办公室走出来。

余小丽看韩天和苏小颖一前一后从办公室出来,而且韩天裤子拉链的位置还有一些水渍,苏小颖的眼神也很迷离,立马意识到,她出现的不是时候。

“小颖姐,你要走吗,我拿钥匙咱们一起走。”平日里苏小颖对余小丽照顾有佳,她虽然对韩天忌惮,但总不能对苏小颖"见死不救”。

“不用了,我还有事。“苏小颖低着头匆匆的说了一句,逃离一般的离开了办公室。

吧嗒。

门禁关上,大厅内只剩下她和韩天二人,她心里咯噔一下,不详的预感顿时生出。

“正好你负责项目文件有点问题,到我办公室来,我给你指点一下。”

这大晚上的,给她指点项目?

余小丽虽然抗拒,但不敢说出口,怯生生应了一句跟着韩天进了办公室。

“把门关上。”

办公室内弥漫着一股腥甜的味道,余小丽也是女人,自然知道这种味道是怎么来的。

咕咚。

她吞了一下口水,故意放慢动作去关门,然后回头看向已经坐在办公桌后的人,心里怯生生的开口道:“韩经理,我负责的项目哪...哪里出了问题,您..您说。’

......

苏小颖好不容易从公司出来,结果老公陆明电话却打不通,她只能拨通了公公陆志勇的号码,几分钟之后,苏小颖上了车。

陆志勇扫了一眼副驾位的人,短裙下那双修长的大白腿,十几个小时之前,还被他摸过。

车子开,苏小颖就感觉身上突然热的厉害,摇下车窗,可热度不减反增。

“啊,好疼。"这一次不仅仅是燥热的感觉,穿着衣服的地方像是被灼烧一般疼痛。

不行,太烫了,她必须马上把衣服给脱掉。

苏小颖一把扯开衬衣,瞬间舒服了不少,感受着凉风吹在柔软上。

“...她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药劲已经完全侵占了苏小颖意识,她胡乱拉了只手,帮着那只手捏在自己的,引导那只手往自己的硬点上搓。

咕咚。

第8章

面前的媳妇儿实在是诱人,陆志勇虽想不顾那么多,提枪上阵,但他最终还是开车驶向家的方向。

燥热的感觉让苏小颖实在是难耐,整个人都软趴趴的用不上一点力气,陆志勇只能把她从车上给抱下来。

这倒好,刚刚把人抱在怀中,苏小颖就蹭到他耳边伸着舌头在他耳垂上舔起来,如此近距离,把细微的小声都听得一清二楚,柔软的舌头在耳垂上来回滑动。

媳妇儿这小舌头真是灵活,儿子肯定享受了不少次,陆志勇第一次羡慕起儿子来。

压抑着自己的冲动,他把苏小颖抱进了房间,躬身把人放在软床上,奈何苏小颖却勾着他脖子不松手。

“小颖,该睡觉了。”

陆志勇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不这么想,媳妇儿这样子明显是被下了药,药劲上头,乘人之危的事情他不会干,但如果是顺水推舟的话,那他就盛情难却了。

药效逐渐发挥到极致,苏小颖的两颗葡萄硬的发痒,她勾着陆志勇脖子,两只手在自己丰润的胸脯上捏揉起来,尤其是那两个凸点,得到手掌照顾之后,更是想要手指的格外恩惠。

苏小颖眼睛微微眯着,嘴巴张开舌头不断舔着自己嘴唇。

这勾人的动作惹的陆志勇手不自觉重新抱在了苏小颖吞部,微微用几分力气捏揉起来,脑海中反复上演着白天电梯里那一幕,要不是裤子拉链隔着,那话儿早就蹦出来了。

苏小颖挺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