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越是睡不到你越爱一个人就越想睡她

抱着绿荫茎直接靠在她满是水分的小花孔上,这个孔就像一张小口贪婪地吮吸绿荫茎来攻击最深处...

一个异物突然出现在身体里,夏露露直接瘫倒在那人的怀里。

男人把女孩的臀部上下举着,不多,但每次他都把它推到最深处。

男人的热气喷在女孩的耳朵上,“这个小洞太紧了。”

夏露露羞愧地拥进他的怀里,又缩了回去。这一次顾毅很温柔。第一次没有必要向后看,更不用说第二次了,甚至没有必要强迫她做。

这一次,他很温柔,温柔到夏露露几乎不认识这个人。

紧肉墙裹着男人的热荫茎,水渍顺着两人的关节流下,发出清脆的“啪啪啪”拍声。

男人的长手指伸向女孩的菊花,“露露,要我揍你吗?”

话音刚落,长手指就直接进入了女孩的后庭。

疼痛-

夏露露的眼里瞬间充满了泪水,“呜...顾家老师,我受伤了。你能吗...伸出你的手?”

“但是,我想把你搞砸。”

说完,这个男人抱着女孩,快速地上下摆动,在后院挖着,用手指使劲抽着。

夏露露浑身紧绷着,突然,快感聚集在她下半身,然后开花,小花洞迅速收缩起来,吐出一股阴液。

小花上不断缩小的洞给了绿荫茎一种极大的满足感。顾毅终于抓不住那个该死的洞了。他一直在加速。

“呃...啊,啊!”夏露露被他插入时感到奄奄一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茎的影子每次进出都嵌入到洞的最深处,甚至她怀疑顾衣想把胶囊给放进影子里...

一夜浓浓的精华喷入了女孩子宫的最深处。

“嗯……”

夏露露擦去了眼中的泪水。她向前缩了缩,想把手指从身上拿开。

顾毅气喘吁吁,他的额头因为刚才欢爱产生了大量的汗水,他当然知道夏露露想做什么,他怎么能让她成功。

后院的手指似乎在动。夏露露颤抖着。“顾老师,你,你……”

男人把女孩拉回到他的胸前。"我想让高璐璐·赵再做一次,好吗?"

第十章

女孩害怕得睁大了眼睛。她果断地摇摇头。她不想再有那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在这个地方。

顾衣不理她。在后场,她的手指继续探索和按压。她的另一只手从臀部后面伸向女孩的小洞。

一只手在后院抽水,另一只手在逗弄小花洞。花洞上的豆子被它们纤细的食指踩坏了。男人把中指插入女孩温暖的小洞。抽搐的速度非常慢。每次插入都特别注意敏感点。

夏露露瘫倒在那个男人结实的胸膛上。她赤裸的丰满使她张开嘴轻轻地呼吸。她喘着粗气。

直到那个人把他的无名指插进洞里,夏露露忍不住发抖。男人无名指上的银戒指掉进洞里后,她战栗起来。

“嗯...不,不……”

当身体达到极限时,一股蜂蜜从小洞涌出。小洞和后场继续以加速的速度收缩,伴随着蜂蜜和尿味也涌出到男式西装裤上。

夏露露的脸颊涨得通红。她还没有从高朝康复,直到那个男人伸出手指,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露露,你大小便失禁了。”

这种奇怪的感觉结束后,夏露露回来看了看那个男人的湿裤子。“不,我……”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大小便失禁...这真是太可耻了。

顾衣很好地拉了拉女孩的裙子,然后也扣上了扣子。他把水晶杯放在白色原木桌子的一边。下一刻,他把杯子直接倒在裤子上。

夏露露的学校团体也受到了很多冲击。

女孩仍然气喘吁吁,红着脸,对他的行为有点迷惑。

就在她正要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身后说道:“你是什么?”

陈霞看着两个人似乎依偎在一起,有点发呆。

顾毅笑着帮了夏露露一把。“夏太太,露露太粗心了。她正要给我带些酒,突然绊倒了。幸运的是,我的手和眼睛足够快,可以防止她摔倒在地上。”

“哦,没错。”陈霞看着温柔的顾毅,她完全相信了他,突然她盯着夏露露。

“??"?夏露露被他母亲的大人惊呆了。他三言两语就放弃了他的罪行?看着母亲的脸,他相信了自己的故事。

夏露露的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谷物。她只能恶狠狠地看着顾衣,说她摔倒了?他的手和眼睛还很快吗?你还想让她感谢他吗?

陈霞看着夏露露的表情,完全像是在抱怨她的女儿不喜欢学习。她知道这件事,并仔细考虑了一下。也许露露是故意的。

想着,她的脸变黑了,然后,她走了过来,“顾老师,我真的很抱歉,请不要和露露计较。她还年轻什么不明白……”

说到这里,陈霞停顿了一下,“你为什么不先洗个澡,在家里换件衣服,你这条裤子?”

顾毅听了陈霞的话,他突然看着夏露露的胸口。

它小吗?

这个尺寸让他非常满意。